扯几把蛋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抱负理想,不住的努力不过是为了减轻内心缺乏安全感的恐惧罢了——题记

这是一个美好的时代,遍地机会,大街上一个趔趄都可能踩到好几个未来的千万富翁。这也是一个悲哀的时代,最美好的岁月用生命换钱,然后接着再用钱换生命,用心做事的惨淡收场,胡搅蛮缠的却大富大贵。不过,这并没有办法,没有人可以选择,只有前进,以及前进。

当你在战场上挥出第一剑时,你已经只剩下两个选择,战死或者战胜。这就像春运买票的队伍一样,前后夹击,你根本没有放弃的权利,人潮会推动你前进。昏天黑地的战场上,没有人看得清局势,纵使你长得高一点,目光明亮一点也最多只不过是认清一个事实——唯一不变就是一直在改变。有的人顺水推舟踩到了宝藏,占到了高一点的位置,人们开始膜拜,开始模仿,开始学习和分析,这大抵就是智慧生物最大的悲哀——希望用理智和规律去解释实则纯粹是运气而随机的成功。这个时代最大的骗局莫过于成功学,成功是什么,成功是三个人坐电梯到天台,一个人在电梯里做俯卧撑,一个人在电梯里祈求上帝,还有一个人在电梯里打盹。他们都到了成功的天台,第一个人说成功来自坚韧的奋斗,第二人说成功来自坚定的信仰,第三人说成功是啥,老子不过是睡了觉就这样了,我只是来打酱油的。这是一个老梗,却百说不厌,因为人们对成功、财富以及名声的渴望是永远无法抑制的,所以飞蛾扑火的行为也突然显得不那么愚蠢而带上了一丝悲壮的色彩。

总说理性的人让世界变得不美好。一见钟情的感觉在理性的角度或许就是一些多巴胺的分泌巴拉巴拉等等,甚至脑子里扎两个小针放点电你也可以高潮一把。

“看,这是大山的头发”,诗人抓着一把草感慨地说。

“呃,那这上面的毛毛虫是大山的虱子么。。。话说这种毛毛虫单位重量蛋白质是牛肉的10倍,吃起来嘎嘣脆鸡肉味,可以给你提供长达好几小时能量”,理科生如是说。

Life sucks, but you gonna like it

突然我很外企style的来上一句好不关联的英文,瞬间让这篇扯谈的文章玛丽苏一般银镯小清新起来。就像TED一样,每期都是差点改变世界的人们,哦,是差点。每个主题的共同点是自信,聪明,向上以及喜欢扯蛋。好吧,我有点偏见,不过,大概表达那么个意思,差不多就好。

我其实一直想学习二胡,这样以后失业了还能去地铁站拉二胡乞讨(估计会被当地丐帮锤死。。。),手艺活总是比较容易养活一个人,对吧。就像泡妞的时候被拒绝的理由总是千变万化,比如最常见的有:“你是个好人,呵呵”、加强一点的有:“我们太熟了,呵呵”、创意一点的有:“你用的是Vim,我是Emacs党,我们注定没法在一起,呵呵”、神经一点的有:“你是处女座的吧,滚。”以及还有我这辈子都想不通的理由:“呃,我妈说不让我找外地人。”往往最后一个理由的妹子最后见到老外总是忍不住献逼而去,从此再也不便秘,也算是皆大欢喜。

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每个社会都有自己病态的地方,社会就和人一样,不可能完美,病态的世界也有很多美好的地方比如再混蛋的环境总有一些理想化的人,或许歇斯底里,或许轻描淡写的表达着真实的情感,前不久在家修养的时候,父亲说我曾经跳出来职责上司的行为是不成熟以及不妥当的,那时候我突然松了一口气,这说明我还有一颗纯粹的内心,还没有完全被那些可悲的生物同化,就让我这金链抠脚大汉再次小清新的仰望45度天空开心一把吧。

最后送上改编自我同事的一个真实故事,是一个很有趣的段子。魔都这边打车可以电调,电调的车子下去的时候要和师傅说一下自己的姓氏防止搞错。那天这位同事第一次电叫车子,前面一位姓任的同事看到车子来了,对师傅说了句:“姓任”,然后就上车离去。

于是我这位同事记住了这一点,对他叫的车子的司机也说:“杏仁”

司机师傅说:“不是不是。”

这位同事很茫然,又说:“核桃?”

当然,最后误会是解除了,这个段子也在我们的圈子里经久不息。

扯蛋到此结束,欢迎您的收看。

写于2013年8月24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