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一样的人,狗一样的活着

一.棋局

十年了,学徒还是学徒,不管如何都无法破解师傅的棋局。学徒很着急,也很无奈,但是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超越师傅的造诣。

有一天,学徒和师傅再次下棋,结局依然是学徒完败,虽然学徒在世间已经鲜有对手但是依然无法通过最后的试练,学徒很郁闷,便问师傅:“为何我总是无法打败您?”

师傅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轻轻的捻起一枚棋子,随手一甩,棋子破空而出,发出清脆的一声破空声,然后穿透了木柱子打在墙上。入木三分,说的也就是如此罢。望着一脸震惊的学徒,师傅很淡然的说:“其实为师一开始并不擅长下棋,为师从小是武学奇才,很早就打遍许多高手,只是却依然无法突破。后来为师决定放弃已有的一切,逆着自己的生活前进,什么顺利就不选择什么,什么不适合就选择什么,所以为师才会去下棋。”

学徒非常奇怪,便问:“为什么要那么自虐呢?顺着自己的天赋前进不是挺好的么?”

师傅摇摇头,笑着说:“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那只是我的选择罢了,所以创造了现在的生活。”

学徒依然不解,不过不再说话,只是死死盯着打入墙壁的那枚棋子。师傅也不说话,只是上去拔出棋子娴熟的把它弹入到三尺外的棋盒中扬长而去。

二.烧烤店的小工

阿木是烧烤店的一个小工,双眼皮,高大却不是那么壮实,有点瘦弱却不至于让人觉得不可靠。阿木天生看上去木木的,他没有名字,因为看着木所以人们叫他阿木。但是,阿木做事却不含糊,阿木在烧烤店主要负责打酒,端盘子,还有就是站着发呆。每次满满的一扎酒,阿木会牢牢握住,然后慢慢的倒好送到客户的桌子上,一滴不撒。阿木的眼睛会在倒酒的时候变得无比坚毅和认真,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似乎能够盯死一切一样,不过一旦完成后,阿木的眼睛又会变成木讷呆滞而无神。

阿木偶尔会抽烟,不过是不忙的时候,阿木抽烟的时候带着一种很特别的忧郁气质。那不是装逼青年们所能够有的装逼的忧郁气质,而是天然的让人看了甚至真会有蛋疼的感觉的忧郁,那双眼睛里面有着看不透的深邃,这一瞬间会让人怀疑这是否是那个熟悉的端着酒的阿木的错觉,不过阿木就是阿木,这种感觉总是转瞬而逝,很快人们看到的只是一个呆呆的站着的端酒的阿木。

不过,听说阿木过去不是一个简单的人,阿木有着让人传奇的过去,只是似乎谁也说不清阿木的过去,总之大家都只是知道有那么一段牛逼的往事才有了现在那么一个木讷的中年人。阿木在烧烤店当着小工,日子一天天过去。

阿木抽完一支烟,娴熟的把烟蒂弹入了三米外的垃圾桶里,然后扬长而去。

三.假币

鬼才的三个徒弟要出师了,鬼才也没什么礼物送给自己的徒弟们。只是从口袋里拿出三张假币,然后告诉徒弟们:“你们出师了,这是师傅给你们的最后的东西了,你们爱怎么使用都可以,下山去吧。”

徒弟三人虽然不明白师傅的礼物的用意,甚至有点不满,但是还是一一收下了假币,然后恋恋不舍的离开师门下山入世。大徒弟拿着假币觉得自己应该用自己的本事创造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于是大徒弟巧舌如簧的把假币花了出去,买回了一些原料做起了生意,几年之后居然也发了一笔,通过这张假币,大徒弟成为了一个富豪。

二徒弟也拿着假币到处碰碰运气,可惜二徒弟运气很差,不但没花出去还被当作骗子抓了起来,关了起来。不过天不绝人,二徒弟因为有着一身好本市,被牢里的黑老大阿三看上,出来后混黑社会,也混出了一些名堂,最后居然也有了自己的势力成为一方枭雄。

小徒弟却是好好的收好了假币,没有对假币打任何念头,靠着自己的努力谋生着,几年之后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成就,但是也有了一个小康家庭,其乐融融。小徒弟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普通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养家糊口修生养性。小徒弟过得没那么成功,却很满足。

多年以后,三个徒弟又坐在一起喝酒,酒过三巡,几人聊起了当年下山的时候的假币。大徒弟说:“我要不是那个钱,我就没今天啊。不过商场如战场,日子不好过啊。”

二徒弟不屑的说:“尼玛,老子才难过啊,你做生意多好,我可是玩命啊,前几天一场子还被人砸了,尼玛日子真操蛋。要不是那钱,老子也不会去混社团啊,否则老子好好的过过日子多好”

小徒弟没说什么,因为觉得自己的日子太普通,只是说了句:“我还把那个钱收藏着呢,一直没丢。”

这下大徒弟和二徒弟来了兴趣,分别表示要好好看看,怀旧怀旧,小徒弟推辞不过也就小心翼翼的去拿了出来。大徒弟二徒弟不解,就问,这么一个假币你有必要那么小心么,又不值钱。

小徒弟只是回答:“因为这对我很重要,所以我连触碰都是小心翼翼,在我心中这张假币怕是比什么都来的珍贵,因为那是师傅留给我的最后一个礼物。”

大徒弟和二徒弟不以为然,纷纷开始数落起师傅的不厚道,最后也就给了那么一个没什么大用处的假币,然后又纷纷开始吹嘘着自己多么多么神勇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小徒弟没说什么,只是微笑的听着,然后娴熟的一弹,把刚刚掉落到假币上的一粒米粒准确的弹入三丈外的垃圾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