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扁舟,怎么寻梦

“我希望我能够随性活着,不迷失,不妥协,坚持自己的想法,不管牛逼傻逼,都要前进”

这是我大约再40个月前说过的话。只是40个月过去了,那个狂傲、自信、双眼充满精神的少年的影子在我身上居然已经荡然无存。我妥协,我颓废,我伤感,我傻逼着却不曾牛逼过。

我开始听左小祖咒的歌,开始听尧十三,重新拾起摇滚曲子,开始尝试重金属,也开始疯狂收集各种民谣。听歌的风格变化了,变的和那时候的我不一样。有人说什么人听什么歌曲,我居然是从我那些个变换的cd封面上感觉到,我真的变了,沧海桑田一般的变了,心境不同怕是有些感觉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多希望青春能够像四季的春天一样,不管秋天的枯黄有多么的萧瑟,总有一日冬去春来依然可以重新绽放,依然可以轮回重生。可惜青春特么的真狗日,所以浪费了就是浪费了,荒芜了就是荒芜了,木有了就是回不来了,这狗日的青春,一去不回,如同尿崩了一般从我的身体溜走。

有时候我都会怀疑,那个充满理想的灵魂是否真的曾经在我这具肉体中存活过,抑或大抵只是我一个人的臆想罢了。我追寻的那些生活居然都是那么的虚无缥缈。那些不眠的夜晚,对着墙壁,述说着故事。对我来说,生活就是行走在人间,遇见人,讲述之前的故事,创造更多的故事,然后继续前进。

晚上和力姐一起聊天,说到其实活着么,乘着年轻能够傻逼的笑傻逼的嚎尼玛就是生活。突然耳边想起赵雷的——《人家》,几句歌词出来,突然就想放声大笑:

人家有车 人家有房
人家有大批的存款入到账

人家是花儿 人家是公主
人家不能受委屈 和你一起吃苦

人家的父母 是公司的干部
人家的一句话 是你几年的辛苦

人家是什么 我又算什么
我只能坐在街边沉默的妄想着

而我只是一个穷小子 生活简单的就像一块石子
我只不过是一个唱歌的孩子 只要能填饱我的肚子

放眼回望,我的生活已经充满精彩,所以,不后悔走那么一遭,感谢遇到那么多神奇操蛋苦逼的孩子们,总有一天我们会回来,笑着对走过的痕迹说,尼玛,爷挺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