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不会懂

“你丫最近不错么!”、“xxx最近可真悲剧”、“xxx这回日子爽了”、“一个一直#$@!%@#的人最后居然%#@!@#!$了”

这种话语生活中经常能够听到,或许人类就是一种喜欢去判断,去裁决他人的生物。人们喜欢通过表面的光鲜或者衰败从而推理出一个人、一件事的顺利和坎坷。

其实人与人之间是无法很好理解的,我一直那么认为着。记得很小的时候,还是小学生吧,班上的一个可爱的女生给我写了一封信,里面不知为何问我:“为什么人与人之间无法相互理解?”

虽然我从小喜欢看各种奇奇怪怪的书,但是对于一个小屁孩来说,这么深刻的问题自然是无法给出任何有意义的回答的。多年以后我依然惊讶于那个女生可以问出如此深刻的问题,我早与她失去联系,而她也成为了我回忆中最美好的一片色彩。

别人不会懂,对于那时候幼稚的我,绞尽脑汁也未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的我,这一个问题居然成为了那么久以来我的一个巨大的遗憾。不过聊以自慰的是,我现在还没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所以我还可以说我只是在求索。

记忆是个很特别的东西,会留下非常美好绚烂的画面,纵使那个画面不完全是如此,但是只要是你值得记忆的美好的事情,在回忆里面总是会显示的特别色彩斑斓,就如我回忆中的那个女生一样,知性,脱俗,完美。

不过那只是回忆,终将成为生活的一丝波澜,然后消失不见。对于现在的我,站在人生的一个路口的我,更多的时候反复思考的不再是人与人之间的问题,而是我自己的问题。

我需要什么?我为什么而存在?我在追逐着什么?

伟大的理想?不,不,不我不是伟大的人,最多只是猥大。改变世界的魄力?这个,怕是还远的很,有的只是白日梦中的意淫。每个人眼中都有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所以在不同的人的眼中就会有不同的我,有好的,自然也有坏的。

有时候能够不顾一切的追逐什么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不过现在这种机会怕是越来越少,思索的越多,考虑的越多,束缚也就越多,这总是不可避免的一个怪圈。放不下的似乎总是拖延着你的前进,但是当你放下了你却又发现你一无所有般的无助,这大抵就是生活的矛盾和无奈。

高中的时候,喜欢逃了晚自习,然后躲在操场听歌看星星,现在想想真是神奇。那个时候听个歌就很满足,感觉塞上耳机就能做好一切,就能拥有全世界。大学也有看过星星,甚至还有过和人在操场看着星星喝着红酒最后醉醺醺回去的神奇经历。

然后,现在呢?星星少了,我也不知道多少年后,我是否还有那份大半夜跑去看星星的冲动和机会。不看星星是不是就无法再回忆起过去的人,过去的事,过去的点点滴滴呢?

真是憎恨过去这个词语,两个动词变成了一个即是动词又是名词的怪物,不管是哪个词,都让人有种飞速离去的有伤感,我们拦不住时间,也回不到过去。《回到过去》曾经一度是我最喜欢的曲子,反复听,别人不会懂,之多熟人会猜测大抵我是思念故人的情感泛滥,抑或是为过去过错而后悔不迭罢。谁在意呢?我知道别人不会懂的,所以也没打算倾诉什么情绪,只是我知道,回到过去,不仅仅只是为了重现那过去曾有过的美好,更多的是想要同时再经历一次那些难忘的或蛋疼或无奈或悲惨或哀伤的悲剧,再一次悲壮的轰轰烈烈死去,再一次无奈的洒下泪水离去,如同初恋,如同一个个难以忘记的披着星光的夜晚。

无奈是什么,我不懂别人的无奈,别人怕是也不懂我的无奈。我的无奈,总是在于经历着一段美好的同时,却无奈的早早看到失望的曙光。对,对于我来说曙光却是失望的,因为好多次无奈的感觉袭来的时候,却总是日出的抑或是回到灯火通明的校园的时刻。我怀念和人通宵聊天,谈理想,谈人生,谈操蛋的日子,谈无奈的选择;我也怀念和人夜晚压马路,看路灯,聊思绪,拍照片,坐在公交车站看着车来车往然后讲述着过去的故事;我甚至怀念凌晨下火车赶公交,然后找个带点酸味的旅店再立刻跑出来吃夜宵的旅途。不过这些已然过去,终将成为历史,再见生活,你好生活。

我特别讨厌一句话,叫做眼见为实,其实人是个最奇怪的生物,眼见完全不为实。很多人很多事情,看上去似乎已经完全不同,其实一切都一如既往,所以我觉得也许坚信为实罢,总之我坚持相信着自己,所以我依然如此。

好吧,困了,一切都会好的不是么,纵使别人不懂又何妨?毕竟这是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