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总让人唏嘘不已

昨天离开杭州前收到了迟来的生日礼物,一本书,一本《长安乱》,很久以前买过一本,不过现在已然不知去向,大抵是散落在我的一大堆书之中罢。

赠书的友人在书扉页上写着一些话语,赠书本来就是一个矫情而文艺的事情,写上一些更加矫情的话语固然更加容易戳到我的多愁善感。书我很喜欢,扉页上的言语我更是喜欢,最喜欢莫过于那句“就让我们虚伪”,赠书的友人,你看到这里会不会也会会心一笑呢?

好吧,矫情了那么多,其实还是因为一本书想起了很多回忆,所以起了那么一个名字,追忆总是让人唏嘘不已。韩寒的书我貌似是在初高中的时候特别喜欢看,大学了至多就看看人家博客了,甚至包括后来的《独唱团》什么的都没去买来看看,一个是阅读的风格变了,另一个也是时间的分配也不再一样。

我挺怀念那个每月就期待那么几天有杂志的日子,每本我想看的杂志我都知道到学校门口的报刊亭的准确时间,精确到小时。陪伴我高中的莫过于《男人装》、《电脑报》、《掌机迷》、《黑客x档案》貌似还有什么《散文诗》小小的一本,很便宜,但是平时看看很清爽。我的零花钱基本上都投入在杂志上,看杂志是一种享受,当然最开心的还是看书。杂志和书对我来说有着不同的味道,这好比红烧肉和海鲜的区别一样,杂志好看,不过只是红烧肉,容易吃到,但是吃多了会腻味;书精彩,不过少,像珍贵的海鲜,久久回味。

初高中的时候是多么喜欢科幻和侦探小说,基本上威尔斯的作品,江户川的作品都看遍了,科幻世界也几乎期期搞来看。当时印象特别好的也就是大刘的作品,所以后面我才会在三体刚出来的时候就说这个书必须会火,也是因为一只追随大刘所以才会那么痴迷的把三体系列看了一次又一次,甚至最近又萌发了买一套回来收藏的冲动。还有一本作者忘记了,书名还记得的《天意》是科幻世界的星云特刊,很给力,讲述的是韩信的故事,也是震撼,久久回味,我想大抵每次接触到那些最美妙最奇葩的想象力的时候我就会被深深的震撼罢。

碎碎念了那么一些不知所云的回忆,想起现在的生活突然觉得实在是唏嘘不已。面对的书本除了技术就是课业,唯一的文艺一点的书还是英文课本(笑),我的阅读时间没有少,只是充入大脑的东西结构改变好多了。一般的来说工科的知识,实用第一,很少有艺术性,也只有那些数学家物理学家才能在那些枯燥乏味的公式中看到真的艺术性罢。不过,我一直都还抱着一个梦想,试图用作出工程化的艺术性,完全没有使用价值的工程产品,纯艺术化的计算机产物会存在么?抑或,现在的计算机科学本身就是一个很扭曲的艺术了呢?有了Kindle后算是看书又多了一些,不过比起过去的阅读量果然还是九牛一毛,我只好不断提高读书速度,我不敢想像当我的大脑塞满的都是毫无生气的东西的那一刻,我是否还是我。

We  define who we are

突然脑子里面冒出这么一句话,友人最近和我交流了很多我不曾考虑到的方面。比如我想要什么,不说未来,只谈现在。大家都迷茫,或者说都曾经迷茫,我也迷茫着。我清除我的追求, 但是我不清楚我的下一步何去何从,我不清楚我的道路究竟是否和我想的一样那么艰难,我不清楚我的准备究竟能让我算是有备而战还是依然毫无反抗之力。

也许我该给自己一个拥抱,然后告诉自己一切都好,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我大抵如同歌中所唱的那样,我有男人的躯壳,却缺乏坚强的灵魂,渴望怀抱,渴望归属。所谓的归属,不应该仅仅是一个温饱美满的家庭,而是一个能够理解你那些偏执的,奇怪的,不切实际的,荒诞幽默的念想。也许只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每次都能在你情感迸发的瞬间用眼神告诉你——我理解。

也许幸福不了,但是至少要追随开心——这是我擅自篡改了友人说的一句话所得。我想不开心或许只是我的执念过强了罢,万恶之源不是金钱,而是欲望。占有欲 ,控制欲,贪欲,圣经的七宗罪说的不就是七种人类最基本的欲望么,这些原罪才是消灭了快乐的缘由罢。朝闻道夕死可矣,这恐怕就是追随快乐的极致了,一个学者,一个思想者,最大的快乐莫过于明白了想了许久许久的问题罢。幸福是小狗的尾巴,你去追是追不到的,大胆向前走吧,幸福会跟随你。

有太多太多的情感,无法分类清楚;有太多太多的故事,无法诉说明白;有太多太多的人,无法看透理解。不必烦恼,随风而去;无需执着,放下自在。正如突然萌发出来的那句话一样,自己的故事自己书写就好,成为什么人都是自己决定的,不要怪罪命运,命运只是你双手捏造出来的泥娃娃,如果丑陋,只是技术不到家罢了。

感谢那位送我《长安乱》的家伙,感谢给我带来的那么多那么多思考。仅以这片胡言乱语的文章赠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