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是扑克,不能洗牌,也不能重来,更没有输赢——题记

“你不要总是想着去打败对手,杀死对手,试着收服对手,让对手成为你的一把武器。”师对着徒这么说着。

徒显然不甚了解,反问:“可我们不是杀手么,不杀死对手那我们还能算杀手么?”

师只是笑着,不说话,然后轻轻点过徒的头,飘然离去。

徒虽然尊重着师,但是对师这句莫名其妙而来的话依然不以为然。师曾是这个大陆的第一杀手,全身本领都传授给了这个徒,师已经退出江湖,金盆洗手多年,所以现在徒才是大陆的第一杀手。徒的刃百无禁忌,从不失手,徒曾经也是个善良的人,所以他从来都不会去折磨对手,一剑封喉毫无痛苦如同外科手术一样的击中对手的死穴。

徒行走江湖转眼十载,手刃无数,独孤求败。徒的名气早已超越了师,大陆鲜有人记得曾经有个师,只知道现在有把刃叫做徒,无法抗拒的锋利,无法抗拒的绝对力量。徒早已不接受他人的委托,对于徒来说,只有击败高手的快感才能让他感觉到存在感,否则或者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徒不断去挑战武林大师,踢馆,灭门,徒成为了恶魔的化身,同道所不齿。

徒今天去挑战的对手是梦,梦的剑法没有人知晓,因为知道的人都已经无法再说话了,所以徒要去挑战梦,这也是第一次徒去挑战一个没有任何资料没有任何信息的对手。

徒见到了梦,梦没有出手,只是问了一句话,然后徒转身离开,两人都没有拔剑。之后江湖相安无事,徒不再出现于江湖,而梦也变成一个传说。

多年以后,江湖没有了梦,却有了梦的传说;江湖没有了徒,却有了徒的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