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很远

离自己喜欢的自己,还很远。

昨日车总来上海处理一些事情,于是就在我这里借宿一宿。好久没有这种熟悉的感觉了,和好友侃大山,吹吹牛,谈谈近况。感觉很好,不过,有些话昨儿最后还是忘记说了,下周我回来再聊聊。

下午去听了鲍鹏山讲庄子的讲座。大部分的点都是听过就过去了,但是有一句还是让我印象很深,大概意思就是这样的,人这种生物,一边看透了生活的荒谬,却一边要在这种荒谬的生活中悲壮的生活着。

我一直觉得,人么,就是一种比较复杂的机器,前进自然需要燃料抑或动力。有的人舔食快乐这类积极向上的情感然后前进着;也有的人吞噬着悲伤这种低廉的负面情绪来当作动力。我大堤是觉得悲伤更容易让人持之以恒的前进。积极的情绪总如同强大的导弹一样瞬间爆发但是却无法持久,但是哀伤却往往可以一直陪伴着你,直到彼岸。

不过,终究我们不能依赖哀伤,久而久之,你都会忘记自己为何前进,为何追逐,走在路上,只是为了填补哀伤带来的无比的空洞感。似乎内心存在一个无比巨大的黑洞,需要不停的去填补。还会开始怀疑,一路走来究竟为何,自己的存在又是为何,自己想要的是否正确。

做人么,动不动就会被生活抽一巴掌,然后问你委屈不?你说委屈,然后你就再被抽两巴掌。你说不委屈,然后你就被再抽一巴掌。直到你脸肿的麻木,你破罐破摔的想,大概这下应该无所谓疼痛了吧,生活却很扭曲的开始打pp,差不多就是如此。

谁都希望能轻轻松松的,一切顺利的,遇到的人都对你和善,遇到的事情都迎刃而解。所以本源上我们都是排斥麻烦的,讨厌的,扭曲的,纠结的事情的,当我们遇到的时候,下意识的去反抗,去抵触,去逃避,去攻击,最后事情越来越棘手,对手越来越强大,自己却疲惫而又支离破碎。

所以,当一个人看到的更多的时候,许多本来觉得不能忍的事情,大抵也就无关紧要了。

ps:最近购物欲很高涨,或许这也是自我解脱自己内心一些苦闷的一种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