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叹

乡愁

哦,写完这个题目后,我就又自嘲的吐槽了自己,又想出了一个无比傻逼的文章题目。说起来想文章题目还真不是我擅长的事儿,所以,这次的题目又是很二逼的缩写,青叹么,就是年轻的叹息罢。

写这个文章是由于看了知乎上又一个蛮有意思的问题《你对自己暗恋的人做过什么傻事或感人的事?》 里面看到各种各样的影子。有自己的,也有好友的,总之,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相似的故事总在不同的人身上一遍遍的重复重复。

不过看完了这个帖子后,回忆起自己以前做的一些二逼事情倒是一方面,更多的是感慨因为年轻而错过的太多太多的事情,亦或是因为成长而失去的一些一些珍贵。人就是那么矛盾的东西,一方面怀念年少的纯真,一方面却叹息过去的无知。

我很有印象的一点,是曾经喜欢过一个姑娘,一起上过课,还是搭档。一起讨论过音乐,一起讨论过摄影。这是一个一眼看上去就纯净的透明的姑娘,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不知道如何去和人家对话,因为我早已习惯吊儿郎当口无遮拦的胡言乱语,突然面对一个如此纯净的姑娘,一瞬间有点不知如何说话,尴尬不已。接触久了,渐渐发现,这个小小的,纯净的透明的姑娘有着非常特别和强大的思想,有着一种无法言状的力量,惊艳到我了好多次。故事的结局是在某年的圣诞,恰逢当时在加拿大的车总回国,让他帮忙带回了姑娘喜欢的CD,外带一盒不错的巧克力。在琴房里送给她的时候,姑娘很喜欢CD,当时我足足乐呵了一个礼拜,无比满足。然后么,就没有然后了,发过短信试探这说了一些,得到了很有礼貌的一句谢谢。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了。

另一个特别有印象的事儿,就是曾经遇到过一个姑娘,一起坐在一个公交车站,聊了很多东西,多到我都无法记起那些东西究竟是什么。我只是记得,那时候说了好多之后,一阵轻松,有种灵魂上的释放。虽然那天的夜空因为光污染没有什么星星,但是在我脑海里的记忆永远有一片特别特别没的星空,挥之不去。

后来想想,也是,我都没法正面面对的一个姑娘,是否真的是喜欢我也不甚清楚,而且许多的时候,我们都只是认为我们做的很好,很感动,其实感动的往往只有自己。有时候一个惊喜,惊了对方,喜了围观群众罢了。说实话,我很少有那种狂热无比,一发不可收拾的情感,我大部分的时候都喜欢那种温润如玉,缓缓流淌的味道。不过,大抵在我享受这种过程的时候,许多姑娘只是会觉得你冷漠了,疏远了抑或不爱了。

成长的烦恼,总是在于女生成熟的比男生快,所以直到男生成熟的时候女生依然认为男生还是之前那样的幼稚。所以,最后的最后,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自然而然的就出现了。

推特上有个哥们*@likemyshadows *的行为,其实我也做过,不过没那么久远,当然后没有了然后后,我就关闭了一些纪录的地方,我总觉得我是属乌龟的,当我不想面对一些痛苦的时候,我会选择性的去忘记一些东西,就像删除曾经的博客,删除曾经的微博,删除很多很多东西。躲入龟壳,不再烦恼。

谁没给姑娘写过几句烂的想把自己头拧下来的诗,谁没做过几件自己洋洋得意实际上把人吓得不轻的伟事呢,不过么,总会忘却的罢。

总会这样的,人变的平平淡淡,把很多狂傲,不羁都抚平,默默的对待自己的情感。不再有那种仗剑江湖的豪情,却多了一种无微不至的牵挂。或许有时候,也会抱怨几句,生活好无趣,好无趣啊好无趣。不过么,这才是生活的本质么,细细的品味吧,总会感到不一样的地方。然后就会明白,有些美好,只能存在于记忆,而不是生活,那就像烟花一样,闪烁过,绽放过美丽过,一直在记忆中。而,平淡,简单的才是生活的本身,婉约的蔓延在时间的轴线上,我喜欢这样的生活,这样的平淡却让人上瘾。就像独在异乡的我们,渐渐的会吧异乡当作家乡,只是在落寞的时候,还会向着远方看看。

写于一个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