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很远

离自己喜欢的自己,还很远。

昨日车总来上海处理一些事情,于是就在我这里借宿一宿。好久没有这种熟悉的感觉了,和好友侃大山,吹吹牛,谈谈近况。感觉很好,不过,有些话昨儿最后还是忘记说了,下周我回来再聊聊。

下午去听了鲍鹏山讲庄子的讲座。大部分的点都是听过就过去了,但是有一句还是让我印象很深,大概意思就是这样的,人这种生物,一边看透了生活的荒谬,却一边要在这种荒谬的生活中悲壮的生活着。

我一直觉得,人么,就是一种比较复杂的机器,前进自然需要燃料抑或动力。有的人舔食快乐这类积极向上的情感然后前进着;也有的人吞噬着悲伤这种低廉的负面情绪来当作动力。我大堤是觉得悲伤更容易让人持之以恒的前进。积极的情绪总如同强大的导弹一样瞬间爆发但是却无法持久,但是哀伤却往往可以一直陪伴着你,直到彼岸。

不过,终究我们不能依赖哀伤,久而久之,你都会忘记自己为何前进,为何追逐,走在路上,只是为了填补哀伤带来的无比的空洞感。似乎内心存在一个无比巨大的黑洞,需要不停的去填补。还会开始怀疑,一路走来究竟为何,自己的存在又是为何,自己想要的是否正确。

做人么,动不动就会被生活抽一巴掌,然后问你委屈不?你说委屈,然后你就再被抽两巴掌。你说不委屈,然后你就被再抽一巴掌。直到你脸肿的麻木,你破罐破摔的想,大概这下应该无所谓疼痛了吧,生活却很扭曲的开始打pp,差不多就是如此。

谁都希望能轻轻松松的,一切顺利的,遇到的人都对你和善,遇到的事情都迎刃而解。所以本源上我们都是排斥麻烦的,讨厌的,扭曲的,纠结的事情的,当我们遇到的时候,下意识的去反抗,去抵触,去逃避,去攻击,最后事情越来越棘手,对手越来越强大,自己却疲惫而又支离破碎。

所以,当一个人看到的更多的时候,许多本来觉得不能忍的事情,大抵也就无关紧要了。

ps:最近购物欲很高涨,或许这也是自我解脱自己内心一些苦闷的一种表现。

能触碰到的柔软,终究会越来越少

忙着忙着就盲了。

看着各种社交网络上面的曾经的同学少年,在五湖四海一批批的毕业,不知为何对于指过了没几周的毕业典礼我却有了如此漫长的距离感,有种一梦千年的味道。上周Shine邀请我们几个室友这周去余姚玩,可惜这周我搬家,下周又有别的安排,所以真的各奔东西前的最后一次聚会大抵是要少我这么一人了罢。

之前一直想给每个室友都写一篇小文,一直拖拉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就像一开头说的那样,忙着忙着,自己就盲目了,不知道最初想去做什么。或者说,生活本来就是这样,把一个个有棱有角的石头,冲刷成圆润光滑的艺术品。

虽然无论我处于多么消极悲伤的状态,我还是具有把一正常人的笑点拉到水平线以下然后让人一直笑到掉渣的能力。不过么,让自己开心着实比让别人开心难的多了。购物消费是一个比较方便快捷的换取快感的方法,比如刚刚我买了笔记本,一大笔软妹币就这样木有了,感觉很爽很开心的样子。看着只有两位数的余额,瞬间就有了好好工作,努力赚钱的动力啊。

我从小都是一个很没有正经的人,时髦的说法就是无下限。小时候老师告诉我们,某某少年诗人在小学的时候春游登山抓起一把山顶的草说:“啊,这是大山的头发啊!”当时传为佳话,文艺细菌扑面而来。然后没多久,我们春游的时候,由于爬到山顶居然木有什么杂草,我只好在下山的时候在山腰偏上一点的地方抓了一把杂草说:“啊,这是大山的腋毛啊!”,当时亦传为一段佳话,文盲细菌铺面而来。

久而久之,我写文章的风格越来越偏离正常人的思维。比如老师让我们发挥想象改写鸿门宴,我居然在那时候就写了项伯遇到一个穿越过来的哥们,可惜当时不懂爱情,没能往穿越言情发展,我把那哥们写成了塔利班恐怖分子,最后拿了一坨炸弹把项羽刘邦这一堆吃饭的人都炸飞了,自立门户统治全球。幸好当时遇到的语文老师还不错,没有给我来个零分处理,这算是我的一个幸运。

之后类似的文字越来越多,续写莫泊桑的《项链》那次作业,我把后面写成了悬疑侦探类,玛蒂尔蒂在我的故事中不惜代价的去报复伏来士洁,虽然当年的描写非常幼稚,故事也漏洞百出,意图写成江户川乱步风格,最后写成了胡言乱语逻辑混乱的文字。不过现在想来那时候也算是有趣的一个事情。

现在的我,大抵是不会写这种东西了,但是我挺怀念那时候的自己。内心的柔软比现在多的多的多,也不会有因为想写点什么而绞尽脑汁无所得的情况。我一直认为只有内心柔软的人,才能更好的感悟到生活和世界的各个角度。我有点变的麻木和迟钝,我很想再一次抓着大山的腋毛散发散发文盲细菌什么的。

之前的我一直很骄傲的觉得,我算是周围那么一圈儿人里面唯一一个实现儿时理想的人罢。但是当很多人依然用奇怪以收入等很“普世”的价值来Judge我现在的生活的时候,我又很无奈的只能叹息。大抵这些人儿早已忘却自己一开始为什么走出第一步罢,为自己热爱的事业付出,真心无关财富,更多的在于证明自我,发现自我,完成自我。

最近好友钟超的小恩爱终于在App Store上线了,很棒,没多久就进了社交的Top 50,这算是一个非常棒的成绩。这个团队才三个人一条狗,做出来的产品却非常大气,用户体验也很棒,这是一直让我在思考的问题,这种成功的关键在于何处?不过,无论如何,恭喜钟超同学,他也算是大学期间朋友里面目前走的最艰苦,也是走的最棒的一位了。还记得那时候我在杭州实习,他未来买个ipad在一家苹果的销售店兼职卖电脑,常常早上六点多我和他两人做1个多小时的车子从杭州下沙感到教工路那一带,想想也算是峥嵘岁月,那时候的我们都以为会留在杭州,谁知最后一个跑的比一个远,衷心希望你越走越好,btw,晚上睡的早一点,每次我大半夜起来上厕所都还能看到你在线。

有空的时候应该抽个时间回杭州走走,就算什么都不做去西湖边上坐一下午,看看游船,看看游客大抵也是一种享受。大学四年路过无数次西湖却只去了两三回,这也算是遗憾罢。

于是的于是,这篇文字又跑题到了西伯利亚,东边飞来一只鸟,所以全文完。

PODCAST:宅(有特殊嘉宾哟)

宅男宅女已经是现代人的很大的一种生活方式。今天这期podcast我们找来了一位超级美女,不过这个美女不单纯是美女而且还是一个超级宅女,拥有常人难以置信的宅度。

当然和美女聊天是一个很欢乐的事情,本期还有特别放送的博主跑调猥琐歌曲~以及美女献声高歌一曲。欢迎各位欣赏。

下载地址:

www.zerob13.in/pod/2011-9-6.m4a

itunes订阅地址
itpc://www.zerob13.in/feed/
非itunes订阅地址
http://www.zerob13.in/feed/

我到底要什么?

今天被母亲大人来电教育了一番,主要内容不外乎是我决心不够,行为不给力,学习懈怠,目标飘渺等等。

那么,我到底明白我要什么么?

如果十个小时之前问我,我想我肯定会说知道的,不过现在么,就不知道还能不能那么理直气壮的说明白了。

父母希望我有一个好生活,有个好工作,有好日子等等,所以,高学历是个好方法。的确的,这个是一条很稳妥的道路。但是我似乎一直对这些都比较淡定。首先我确定的是,我并不热爱考试,也不热爱应试教育。我想我需要的是一个能够把自己 idea 展示和实现的平台。所以,我也觉得高学历是我接近这样的平台比较方便的一个方法。其实我挺害怕的,等我拥有了平台却没有了激情和热情怎么办?没有人能够保证自己的热情能够坚持多久,别说什么理想多么伟大的话,这个是正常的,也是必然的。别以为你身边那些平淡甚至平庸的人没有为理想奋斗努力过,没有因为理想撕心裂肺过,大家都过来过,只是胜利女神很忙,不可能找过每一个努力者罢了。

有志者事竟成么?我还是对此嗤之以鼻,不好意思,这是我的个性,我只喜欢顺着自己的想法走,顺着感觉走,所谓的对错好坏,人人心中都有一套衡量标准。我们缠绕在身上的冗余太多太多了,如果我说其实许多东西都不必要都是社会,环境,身边的人push给你的,然后我就会被认为过于注重客观原因来为自己开脱等等。但是仔细想想,有很多事情真的没有必要,没有,你照样可以活得很快乐,前提是你能够放下。

好吧,我放不下很多东西,所以我还在自虐的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努力学习,努力考试,努力装一个“优秀”的学生。很多“卫士”恐怕这个时候就要怒吼我,那你到底要什么!说实话,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必须知道要什么呢?或者,我要的就是去寻找我要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呢?谁知道呢?

但是呢,我放不下的,注定只有我继续背着,继续走着。不管有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还是要继续,世界只会把机会伴随压力push给你,却不会帮你做任何事情。试或不试都只是一念之差罢了,结果如何,一切难说。

所以,我淡定了,决定还是好好继续做完手头的事情,我没有目标,真的没有,我不喜欢那种不靠谱的东西,我只是经历我应该经历的,面对我必须遇到的,接受我能够成就的,仅此而已。

记于2011.4.25杭州下沙

不是世界太残酷,只是你太弱小

今天新的 Macbook Pro 发布了,各种喜欢。

但是,我买不起,不是因为苹果卖的贵,因为我只是一个穷学生,没有收入。

今天 Facetime 正式版本发布了,高清,各种给力。

但是,是要钱的,1美元,不是我买不起,而是我没有美元支付的账户,因为我只是一个穷学生,没有收入。

当我看到许多喜欢喜欢喜欢的东西的时候,总是热情澎湃的感觉,然后当我看到价格,立刻哑然无声瞬间冷却。不是人家贵,只是我太穷。

也许今天我可以拿着家里的钱买个这个买个那个,明天我可以拿着家里的钱吃个这个吃个那个,但是那真的只是浮云,因为不是我的力量,自然也算不上我的东西。

我偶尔也会抱怨抱怨这个贵那个贵,这个买不起那个玩不起,其实么,还不是自己太弱小么?偶尔被强大人一脚踩到地下,头也昂不起,嘴里咒骂着却丝毫没有改变的办法。为什么,太弱小呗。如果你真的强大,谁又能左右的了你?

好吧,也许这些话有点偏激了,有点不是我的风格了,世界也不是那么单纯的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森林,但是,这不得不说是我不得不去面对的问题。

作为一个后知后觉的人,也已经感受到压力了,前面的路必然是会越来越难走的,我不知道还要经历什么样的磨砺与苦难,希望这些之后的天空,能够比我想象中的湛蓝一些,比我想象中的清澈一些罢。

前面很黑暗,那就点着蜡烛去照亮吧。

开学碎碎念

回到学校了,占好了考研的座位,基本整理好了自己的桌子等等的工作环境,这么看来,似乎是我已经准备好新的一个学期的生活了啊。

就像我现在左手拿着个苹果在啃右手还在淡定地打着这篇文章,开学第一天,木有课,先是补觉了一下,充沛的体力是一切的保证么。然后下午么打算去自习教师自习去喵~

好吧,各种事情要忙碌,之后还要买课本什么的,等上课了再说吧,反正shine同学会搞定这个的,我就跟随他就好,

记得小时候送到幼儿园去的时候,第一天总会哭的一塌糊涂啊,话说我果然是一个享乐主义者,貌似小时候不喜欢去幼儿园的原因就是木有电视看,玩具不好玩,中饭太难吃之流的。总之,最后,去幼儿园的时间是一年比一年少,渐渐上小学,中学,高中,不得不自己去面对各种问题,不得不一次次感受自己的弱小。

呵,这算不算成长的烦恼呢?多么怀念小时候在家里几个兄弟一起看各种电视,各种动画片什么的。就算是放了无数次数的《西游记》,还是特效就是直接画上去一般的《白蛇传》,似乎带来的欢乐远比现在这样听着老鹰乐队的加州招待所打着博客来的多的多。不过还算幸运的是,高中之后,找到了一个新的乐趣,就是看书,各种书,到不是我求知欲旺盛,只是我喜欢看书时候的代入感。纵使是一本完全讲述科学技术什么的书,抑或是《男人装》之流的杂志,都能给我很强烈的代入感。一瞬间,世界与我无关,我平行在另一个空间。

好吧,昨天睡觉其实各种不舒服,寝室的床真特么的小,真特么的矮。各种不爽,好怀念家里的大床啊~可以各种滚,各种怪异的姿势都好。关键是有种很特别的暖,虽然寝室也不冷,但是总是少了一种暖。用我的感性认识来表达就是,寝室的床,是从冷跳变到热,然后起床的时候就会各种口干舌燥;而家里的床则是从冷缓缓变成一种很适宜的暖,醒来后就会感觉到精神百倍。好吧,我承认我是个恋家的人,虽然家只距离这里 90km 左右,不过总是感觉各种遥远。

生命是从一种生活迁徙到另一种生活。脑子里突然冒出那么一句话,有些鸟儿季节性的迁徙,有些虫儿季节性的休眠。我呢,季节性的从一种模式转化成另一种模式,每次转化,都如破茧一般麻烦。

昨天重新看了《3 idiots》,有些时候,心理暗示不会让事情变好,但是可以让你更加具有面对的勇气,对不对?似乎我这个人总是喜欢把问题放大,这个带来两个方面的结果,一是在敌人还未到达之前已经把自己吓的不行,然后悲剧;二是有了充分的准备在问题达到的时候轻松秒杀之流的。以往的经历告诉我,我基本上是前者的经过和后者的结果,于是,偶尔的偶尔,我就会陷入一种不安的不稳定状态。啊,扯远了,老鹰的曲子完了,切了一首Simple Plan 的《Welcome To My Life》,恩还都是我喜欢的曲子么,今天的随机不错。

前几天在《The Economist》上看到一篇文章,说是人在有变化的环境下比较容易提高效率,好吧~生活需要加点料,有没有?

ok,吃饭去了,就到这里~

关于黑白和彩色

IMG_7811

我总是觉得,黑白表现的是张力,彩色表现的是色彩冲击

如同一朵花,彩色的照片,也许我们能够看到的是鲜艳欲滴,色彩让人陶醉的感觉。但是黑白的,我估计能看到的却是生命的力量,绽放的力量,是一种动态的阶段。

两者都有各自的独到之处,选择什么表现手法就异常重要。

还是那句话,follow your mind,跟着想法走,把自己要表达的事情表达出来就是一张优秀的摄影作品了。

屠龙的少年

从前,有一个少年,他骨骼清奇,眉宇间透露着一股霸气。
他出生之后就有算命的说过,会有一番大成就,大出息,他也的确不负众望的成长成为了一个能文能武的人才。但是,他总是感觉缺少了什么,他成天思考自己缺少的是什么,郁郁寡欢,不得要领。
终于,偶然的机会,他发现,自己虽然什么都会,但是似乎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本事。隔壁的张二狗啥都不懂,但是就是力气大,打铁本事好,于是就成了整个小镇最优秀的铁匠,远近闻名,许多冒险者都来找他打铁;对街的王小胖心肠虽然好,但是人傻乎乎的,没什么本事,就好吃,不过吃到也吃出了名堂,居然这么一个傻呼呼的家伙味觉特别厉害,于是成为了著名的美食家;后门的赵三郎,更加不学无术了,虽然人蛮机灵的,但是就是不求上进,整天整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居然也搞出个名堂来,成为了著名的非常理研究砖家,每天在媒体上讲一些关于八卦黄段子的讲座据说也是人文艺术,大赚特赚。
更加不用说那些牛人们了,有学术帝,有技术帝,等等,各个都是牛逼的一塌糊涂,当人们谈及他们的时候,似乎每个人都有那么一点让人可以大吹特吹的事情,有奇遇的,有奇迹的等等。就少年自己,每当被人说起的时候,大抵只有那么一句简单却又深长的评价:“哦,他蛮厉害的,都还不错。”
“都还不错”是个什么玩意?
少年很是苦恼。
少年决定去学习一门惊世骇俗的技术,不惜代价。
终于,少年找到了一个异士,学习一门惊天地泣鬼神的技术——屠龙之术。异士穿的破破烂烂,在街上通过替别人磨刀过活。但是,少年还是找到了异士,因为,这是缘分。
异士告诉他,要学习这个本领,少年就要放弃所有的原来的本领,变回一个不文不武的,只会屠龙的异士。少年犹豫了,但是想到屠龙之术的伟大,最后还是答应了。
终于,岁月飞逝,少年变成了中年。他不再是原来那个什么都会的人才,他成为一个异士,一个会屠龙的异士。
他开始游历世界,背着一把闪闪发光的大刀,穿着奇怪的战斗服。为的就是找到龙,屠龙。
一天天过去,一月月逝去,一年年流逝。中年依然没有找到龙,所有的人听说他就是会屠龙的异士的时候都是一样的反应:
“哈哈哈哈哈,龙这个东西是想象出来的,根本不存在的啊,哥们你傻了吧?”
中年的积蓄渐渐的不够用了,可是他只会屠龙,不会别的,他无法赚钱。
中年的心智开始动摇,理想开始模糊,思绪开始混乱,开始整晚整晚的失眠,开始出现幻觉,脾气也越来越差了。甚至,恐惧人群,恐惧光明,恐惧白天。越来越多的躲在黑暗里暗自神伤。
突然有一天,中年发现自己什么都不剩下了,他当了屠龙宝刀,当了战斗铠甲,已经一无所有。
他开始寻求一条出路。
于是他学着自己的师傅一样,开始为别人磨刀。由于多年保养屠龙宝刀的经验,他磨的刀总是非常亮,非常快,非常好。
渐渐的,他成了远近闻名的磨刀匠。
渐渐的,他出名了,有各种慕名而来的人。
渐渐的,他的故事被人们熟知,也开始有那么一些少年来问他学习屠龙之术。他都拒绝了,打发了他们。
年复一年,中年变成了老年。
屠龙之术渐渐被人遗忘。留下的只有那一个磨刀老人的故事,和他磨出来的闪亮的刀,据说放100年都不会变钝。
全文完。

doubanclaim665e59a52325543a

面朝书海,春暖花开

昨天很愉快,异常愉快。应该说这个学期,没那么折腾过,蛮好的。上午跑去市区,胡同学雅思考完然后就几个老朋友聚了下,下午k了一下午歌,无比各种High。虽然大家距离不是那么远,但是也是很久没有聚了啊,都成长了,都变化了,都更加有想法了。不知道这些看似成熟的不成熟的想法们,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这就是生活啊,多变中的趣味。
晚饭和焦点众人一起聚餐,自主自助火锅,吃的无比畅快,喝得无比畅快,酣畅淋漓,快哉快哉。昨晚上有点喝高了,一路傻笑,也算是彻底的放松,整个人都放松了。
今天起床,给博客换了个主题,然后吃个饭,下午打算看看书,不打算做事情,因为周末么,总有那么一点懒惰的味道,还是看书比较符合我的风格。突然想起前几天饿的不行的时候去吃饭的买了两份食物,嫌吃的太慢就左右开工两个手一起吃,当时Shine同学拍了一张下来,现在放上来,供大家围观。

[830819]( "830819")

好吧,我要开始正常的过日子。就这样。完。

一点书摘,一点生活

刚刚把痞子蔡的《孔雀森林》读了大半,之前花了一个晚上读完了余华的《兄弟》上下两本。然后也读了《活着就为改变世界》jobs的传记,以及很多大刘(刘慈欣)的中短篇,当然许多已经是在《科幻世界》上看过的了,不过依然津津有味。算了算,短短的50几个小时我居然阅读了17000多页书,也摘录了不少看着舒服的文字,加上最近自己的一些事情和压力,于是就打算来博客写点什么了。
先是关于《活着就为改变世界》吧,我摘录的很少,余华的《兄弟》甚至几乎没也摘录,因为太吸引我了,我都没时间停留下脚步来摘录,疯狂的读完了全书。
我们一般人都习惯于稳稳当当地处理自己的事情,但史蒂夫不一样,他紧赶时间,往往用别人一半的工夫就能把整件事做得非常漂亮。
这句话是形容jobs的最贴切的语句了,当然是我个人的感觉。
在一个领域是如此辉煌,而对其他方面则不屑一顾。在他高中结束的时候,他的英语和历史基本都不及格了。
看到这个对沃兹的描述,我想起了很多人,很多强大的我只能仰视的人,而我却依然渺小,不由感慨。
不可能总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有时你得到你需要的东西就足够了
这个,不知道怎么评价,但是感觉到了触动,很大的触动。也许摄影就应该这样吧。
然后就都是今天看的《孔雀森林》了,痞子蔡的文章总是很让人舒服,让人向往,不管是快乐还是忧伤。
人不会飞,便想飞。但人只是想飞,并不是想变成鸟。万一人真的变成鸟,反而会不快乐。
有时候想要拥有的,只是一个片段罢了。。。
为了爱情而放弃更好的生活,与为了更好的生活而放弃爱情,谁比较高尚呢?这两种人的区别只在于重视的东西不一样而已,并没有孰优孰劣。  但因爱情通常被人们神圣化,所以选择爱情的人也被神圣化。
这是书中关于爱情的阐述。不评价,不解释
大家都说孔雀贪慕虚荣,为了爱美连性命也不要,可谓因小失大。  但如果孔雀不能开屏、不能拥有一身华丽,那么活着还有意义吗?所有动物都认为生命是最重要的,但孔雀不同,牠认为信仰比生命  重要,而牠那美丽的羽毛就是牠的信仰。即使面临死亡的威胁,牠  依然捍卫牠的信仰。孔雀没有朋友,也没有了解牠的人,牠明明具有高贵的信仰,大家  却只会说牠骄傲、虚荣,牠一定很寂寞。
活着的意义是多么重要,很多很多时候,我们只是需要发现自己然后完成自己,就是成功了。
那时只觉得学校是座安全的森林,想继续待在  里面念书而已。
这句话平凡无奇,但是却是道出了我的心声。也许我也只是害怕和逃避吧。。
──────分割线────────────
体质测试还是没能过,死在了握力和跳远。我无力吐槽,因为对于一个根本上就是错误的事件我说什么都是白搭。
但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波折,却成为了压死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几乎难以呼吸,连愤怒和抱怨都似乎苍白无力了。我真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去解决了,我尝试着如同过去每次遇到问题一样先平复自己的内心,但是屡次尝试都失败,体内就是有那么一股狂暴,那么一股迷乱。我要背负我的错误,我还要背负完全不是我的错误。是,我知道世界就是这样,我知道生活不会一帆风顺,但是,但是,这tmd也太不平静了吧。
好吧,平常心平常心平常心平常心。
但是,实在是有点难以坚持了,难以坚持的累。

所以,我只能尽量去平复这莫名其妙的狂躁,这不知为什么的狂躁,这不应该属于我的狂躁。
我选择阅读。疯狂的阅读。
试图隔离这个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