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不是无奈

关上电脑,把iPod插到音响上,设定好明天九点的闹钟,以及30分钟的定时播放,本打算昏昏睡去,可那木质的音响里传来《梵高先生》的调调。一下子睡意全无,重新打开电脑,打开博客,打算写下那么一些东西。

其实,这不是今天的第一篇博客了,之前也有一篇,敲敲打打千把字,突然来了一通电话,撂下电话时已经索然无味不知从何继续,就把千把字都删了,叹了口气,这已然是我不知第几次写不出东西了。

就像这篇文字刚打开的博客时一样,虽然心潮澎湃,但却呆呆的望着跳动的光标发呆,我就像一个失忆的人,试图从所有简单的重复中寻找蛛丝马迹,可惜换来的只是无言的嘲笑。不过,还好,总有一些声音能让我平静,总有一些事儿能让我沉醉。总比每天早起照镜子的时候,看到里面有一个充斥着复杂而纠结气息的人来的好多了。于是,我就想起了一个我梦见的小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朋友,总是和自己玩,然后他创造了自己的世界,他觉得无所畏惧,因为就算一切沧海桑田,他的世界不会变。知道后来,一些事儿,一些人儿,把他狠狠的从他的世界拽出来,然后把他的世界踩个稀巴烂。最后再指着那坨烂泥说,看这就是本质,本质就是一坨烂泥,你应该专注在这个真实的世界,你应该符合这个真实的世界的价值观。最后这些人儿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大好事,得胜一般的骄傲离去,遇人便说:“我又拯救了别人,我又拯救了别人。”

小朋友并不伤心,也不愤怒,更不会感激涕零的跪舔那些个拯救者,他只是冷冷的看着那些拯救者,因为小朋友早已明白,你能踩烂他的世界,总有更大的人能踩烂你所以为的真实的世界。拯救者们,渐渐的发现了小朋友的不同,发现了小朋友并没有感激涕零,发现了小朋友对他们的蔑视。

拯救者们很不爽,哦,不,他们很愤怒,如同被路边大妈的洗脚水泼到了头一样的难受。拯救者们觉得自己有责任拯救这个扭曲的小朋友,拯救者们相信,真实的世界才是正确的,要符合真实的世界的规则才是正确的。只有有序的世界才能发展与进步。

小朋友不在意这些,小朋友不在意这真实的世界中,小朋友只在意他的世界中的小蚂蚁,小蛆虫的生活,小朋友愿意把每天中午妈妈给他的面包分一些给他的世界中的小蚂蚁,小蛆虫们。小朋友并不认为那是善良,只是他在意而已。

拯救者们,很害怕,因为拯救者们觉得这种狭隘的善意只是小朋友为自己错误找借口罢了,拯救者们甚至不知道小朋友错在哪里,哦,或许只是错在他们定义的错误罢。拯救者们,只是很害怕,因为小朋友没有按照他们的标准,拯救者们觉得这会导致一切凌乱不堪,毫无秩序。

或许所有的低熵体都恐惧混乱和无序的罢,小朋友时而这样想着。

不过,小朋友的世界已经被踩烂了,小朋友也不知道还要去关注什么,对他来说世界只是那些小蚂蚁和小蛆虫,可惜它们都已经不知所踪,小朋友只能无聊的晃荡在真实的大世界中,什么都写不出来,什么都说不出来。渐渐的,小朋友长大成为了大朋友

最后,拯救者们安心了,因为大朋友已经失去了思考,也不再对小蚂蚁和小蛆虫感兴趣,拯救者们又继续奔走相告:“我又拯救了,我又拯救了”

这只是一个梦,梦和艺术一样,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久而久之,我也分不清那些是梦那些是生活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活的像梦境一样的美好境界罢。

故事讲完了,我也睡去了。安,世界,真实的世界。

翻篇是生活潇洒的表现

生活么,总是在自己翻篇和被迫翻篇中度过。

难得我在听着LP的音乐写着文章,一般写文章的时候我总是喜欢淡一点的音乐,比较容易让人安静,比较容易让人思索。不过么,新买的LP碟两张原盘着实不错,所以也就拿来放放,挺好;另外,我也需要尝试不同的生活,翻篇是生活潇洒的表现么。

其实要是生活如同换cd一样,简单易用的切换多好。那么不知道一盘生活的价格会是几何,一盘生活的时间又是几何?我曾经恐惧的发现,我看到的一切其实都是不可知,我所学习的一切最后的最后都是基于人类自行抽象的创造出来的语言和数学的。原来所谓的真实,居然奠基在虚拟之上,其实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全世界都在自我欺骗——我们明白了。

当然,这种高深都哲学问题关我毛线事情,我还是过好自己的生活,对看不惯的事情照样竖起我的中指,对喜欢的事物照样毫不吝啬的夸奖。生活是什么,生活就是硬生生的活下去。所谓的硬生生,也就是要拥有拖着伤口,拖着残破,拖着哀伤,拖着一切的一切然后微笑的活着。我记得,对生活冷漠,生活会对你残忍,谁尼玛没颓废过啊,不过大抵颓废后的后遗症到不是谁都吃得消罢。

胡言乱语许多,果然摇滚神马的容易让我混乱,容易让我想起一些深藏脑海的记忆。不过没关系,既然我选择深藏,那说明我早已做好了总有一天面对的决心罢。

年轻真好,可以感叹更加年轻的岁月,也可以眺望还富足的未来。

“对不起,您的青春不足5年,请适时充值以防衰老”——对我来说25岁就已经老了,如果绽放,请年轻。我不想等到一切决心都磨灭然后才想起最初的梦想。其实我并不觉得有一个梦想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也不是什么上进心的表现,真正有上进心的人应该懂得大隐隐于市,淡泊却世俗的过好快乐幸福的一生,不负人间走一趟。我也自负的认为,当精神的追求达到一个新的高度的时候许多东西都变的不那么重要。

可惜的是,显然我没有达到任何的高度。最关键的是,似乎我也无法在年轻的时候就绽放,纵使我是那么坚信,年轻的绽放会是最绚烂,最华丽的。不过,我不是天才,我有太多弱点太多短板,空有雄心只能悲叹。

幸运的是,我还可以试着去改变,不管命运注定也好,生活是有轨迹的也罢,总有那么一些飞蛾会选择扑火,很不幸我就是那种无知的小虫子,况且无知不一定是坏事。

有时候,特别需要感谢,有那么一些人,一些事情会抽去你生命中一种或者多种情绪,然后可以让你专心面对剩下的情绪,这样能看到许多看不到的地方,曾经看不到的地方。

翻篇是生命潇洒的表现

最后,感慨句,真好,我们都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