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斗

小顺死了。

大诗人觉得很可惜,多好的苗子啊,虽然有病,但是还是可惜。

村里人茶余饭后的窃窃私语多了,虽然讨论死人的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的道德和光彩。

小逆不再傻笑了,只是落寞的盯着山,盯着墙,盯着石头,盯着拿石头砸他的孩子们。有时候嘴角上扬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毛骨悚然。

小顺是病死的,疯病发作,然后死了,村里人都那么说。

的确的,小顺的死怎么看都不像正常的人,死的莫名其妙,死的匪夷所思。从医学的角度来看,小顺是由于力竭而亡,据说当时有人看到小顺一直对着空气蹦跳,挥舞,嘴里念念有词,然后不停的蹦跳,挥舞,念念有词。小顺的亲人试图阻止却毫无办法,最后只好把他五花大绑在床上,可是小顺一连五天没有睡觉,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如同两到剑芒刺入空气。接着,小顺死了,累死了。

小顺的死,亲人们很伤心,觉得那么好一个孩子病死了,可惜了。但是最伤心的怕是小逆,因为在也没有人告诉他砸他的石头们的感受了,在也没有人会告诉他大山的想法了,在也没有人能告诉他天地万物究竟在说些什么。小逆的生活如同被抽去了蛋黄的鸡蛋一样,粘稠而透明的发白。不过小逆没有办法,小逆也不懂表达,只能落寞的呆呆的注视,落寞的呆呆的无奈。

小顺死了,病死的,多可惜的一个孩子,村里人都那么说。

生活总是不乏惊奇,多年无言的小逆突然又开口了。声音如同磨损了的收音机,沙哑,恐怖,不过这还不是最让人惊讶的,关键是小逆说话时的行为让人震惊了好一会儿。那天是小顺的头七,小顺的家人还沉浸在悲伤之中,没有人看到小逆是怎么突然来到这里的,小逆突然爬上了案桌,大吼道:“小顺没有病,他是和风决斗死的!”

顿时整个灵堂砸锅了,村民们边打边拖的把小逆赶走,不管怎么做,小逆嘴里还是念叨着:“小顺是和风决斗死的,小顺是和风决斗死的!”终于,小逆的声音远去了,村里人把小逆关了起来,因为他们觉得小逆疯了,怕这疯病祸害到更多的人。后来小逆被送走了,据说是某个城市的专家看上了小逆,说是什么典型病例,有研究价值,总之村里人很开心,小逆被送走了。

小顺死了,病死的,村里人都那么说;哦,曾经还有一个人不是这么说的,小逆说,小顺是决斗死了,与风一起决斗死的。不过谁会在意小逆的想法呢,以前的一个疯子罢了。

至此,村里不再有疯子。人们都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