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几把蛋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抱负理想,不住的努力不过是为了减轻内心缺乏安全感的恐惧罢了——题记

这是一个美好的时代,遍地机会,大街上一个趔趄都可能踩到好几个未来的千万富翁。这也是一个悲哀的时代,最美好的岁月用生命换钱,然后接着再用钱换生命,用心做事的惨淡收场,胡搅蛮缠的却大富大贵。不过,这并没有办法,没有人可以选择,只有前进,以及前进。

当你在战场上挥出第一剑时,你已经只剩下两个选择,战死或者战胜。这就像春运买票的队伍一样,前后夹击,你根本没有放弃的权利,人潮会推动你前进。昏天黑地的战场上,没有人看得清局势,纵使你长得高一点,目光明亮一点也最多只不过是认清一个事实——唯一不变就是一直在改变。有的人顺水推舟踩到了宝藏,占到了高一点的位置,人们开始膜拜,开始模仿,开始学习和分析,这大抵就是智慧生物最大的悲哀——希望用理智和规律去解释实则纯粹是运气而随机的成功。这个时代最大的骗局莫过于成功学,成功是什么,成功是三个人坐电梯到天台,一个人在电梯里做俯卧撑,一个人在电梯里祈求上帝,还有一个人在电梯里打盹。他们都到了成功的天台,第一个人说成功来自坚韧的奋斗,第二人说成功来自坚定的信仰,第三人说成功是啥,老子不过是睡了觉就这样了,我只是来打酱油的。这是一个老梗,却百说不厌,因为人们对成功、财富以及名声的渴望是永远无法抑制的,所以飞蛾扑火的行为也突然显得不那么愚蠢而带上了一丝悲壮的色彩。

总说理性的人让世界变得不美好。一见钟情的感觉在理性的角度或许就是一些多巴胺的分泌巴拉巴拉等等,甚至脑子里扎两个小针放点电你也可以高潮一把。

“看,这是大山的头发”,诗人抓着一把草感慨地说。

“呃,那这上面的毛毛虫是大山的虱子么。。。话说这种毛毛虫单位重量蛋白质是牛肉的10倍,吃起来嘎嘣脆鸡肉味,可以给你提供长达好几小时能量”,理科生如是说。

Life sucks, but you gonna like it

突然我很外企style的来上一句好不关联的英文,瞬间让这篇扯谈的文章玛丽苏一般银镯小清新起来。就像TED一样,每期都是差点改变世界的人们,哦,是差点。每个主题的共同点是自信,聪明,向上以及喜欢扯蛋。好吧,我有点偏见,不过,大概表达那么个意思,差不多就好。

我其实一直想学习二胡,这样以后失业了还能去地铁站拉二胡乞讨(估计会被当地丐帮锤死。。。),手艺活总是比较容易养活一个人,对吧。就像泡妞的时候被拒绝的理由总是千变万化,比如最常见的有:“你是个好人,呵呵”、加强一点的有:“我们太熟了,呵呵”、创意一点的有:“你用的是Vim,我是Emacs党,我们注定没法在一起,呵呵”、神经一点的有:“你是处女座的吧,滚。”以及还有我这辈子都想不通的理由:“呃,我妈说不让我找外地人。”往往最后一个理由的妹子最后见到老外总是忍不住献逼而去,从此再也不便秘,也算是皆大欢喜。

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每个社会都有自己病态的地方,社会就和人一样,不可能完美,病态的世界也有很多美好的地方比如再混蛋的环境总有一些理想化的人,或许歇斯底里,或许轻描淡写的表达着真实的情感,前不久在家修养的时候,父亲说我曾经跳出来职责上司的行为是不成熟以及不妥当的,那时候我突然松了一口气,这说明我还有一颗纯粹的内心,还没有完全被那些可悲的生物同化,就让我这金链抠脚大汉再次小清新的仰望45度天空开心一把吧。

最后送上改编自我同事的一个真实故事,是一个很有趣的段子。魔都这边打车可以电调,电调的车子下去的时候要和师傅说一下自己的姓氏防止搞错。那天这位同事第一次电叫车子,前面一位姓任的同事看到车子来了,对师傅说了句:“姓任”,然后就上车离去。

于是我这位同事记住了这一点,对他叫的车子的司机也说:“杏仁”

司机师傅说:“不是不是。”

这位同事很茫然,又说:“核桃?”

当然,最后误会是解除了,这个段子也在我们的圈子里经久不息。

扯蛋到此结束,欢迎您的收看。

写于2013年8月24日晚

还很远

离自己喜欢的自己,还很远。

昨日车总来上海处理一些事情,于是就在我这里借宿一宿。好久没有这种熟悉的感觉了,和好友侃大山,吹吹牛,谈谈近况。感觉很好,不过,有些话昨儿最后还是忘记说了,下周我回来再聊聊。

下午去听了鲍鹏山讲庄子的讲座。大部分的点都是听过就过去了,但是有一句还是让我印象很深,大概意思就是这样的,人这种生物,一边看透了生活的荒谬,却一边要在这种荒谬的生活中悲壮的生活着。

我一直觉得,人么,就是一种比较复杂的机器,前进自然需要燃料抑或动力。有的人舔食快乐这类积极向上的情感然后前进着;也有的人吞噬着悲伤这种低廉的负面情绪来当作动力。我大堤是觉得悲伤更容易让人持之以恒的前进。积极的情绪总如同强大的导弹一样瞬间爆发但是却无法持久,但是哀伤却往往可以一直陪伴着你,直到彼岸。

不过,终究我们不能依赖哀伤,久而久之,你都会忘记自己为何前进,为何追逐,走在路上,只是为了填补哀伤带来的无比的空洞感。似乎内心存在一个无比巨大的黑洞,需要不停的去填补。还会开始怀疑,一路走来究竟为何,自己的存在又是为何,自己想要的是否正确。

做人么,动不动就会被生活抽一巴掌,然后问你委屈不?你说委屈,然后你就再被抽两巴掌。你说不委屈,然后你就被再抽一巴掌。直到你脸肿的麻木,你破罐破摔的想,大概这下应该无所谓疼痛了吧,生活却很扭曲的开始打pp,差不多就是如此。

谁都希望能轻轻松松的,一切顺利的,遇到的人都对你和善,遇到的事情都迎刃而解。所以本源上我们都是排斥麻烦的,讨厌的,扭曲的,纠结的事情的,当我们遇到的时候,下意识的去反抗,去抵触,去逃避,去攻击,最后事情越来越棘手,对手越来越强大,自己却疲惫而又支离破碎。

所以,当一个人看到的更多的时候,许多本来觉得不能忍的事情,大抵也就无关紧要了。

ps:最近购物欲很高涨,或许这也是自我解脱自己内心一些苦闷的一种表现。

情绪那些事

被人信任是件很幸福的事情,所以有人找我帮忙的时候,能帮人完成,是一种幸福

被人怀疑是件很糟糕的事情,不管是对你的人品还是对你的能力,所以在我激情澎湃斗志昂扬的时候,来怀疑我一下,无疑是最好的冷水。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为什么我非要顺着大多数正常人认为正确的道路去走呢?我宁可在我的烂路上一败涂地,也不愿意走在毫无创意的康庄大道上面。这不是个性,这是我的基准。

读书,从来都没有成为我的主业过。我的主业是活着,然后是玩,接着是把自己认为好玩的事情创造出来。至于读书,一直以来都只是一个附属产品罢了。

我很受不了没有耐心的状态,我不开心的时候语速会很慢,语气会很平,句子之间间隔会很长,我很讨厌在我间隔的时候被人插入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这没有什么道理,这只是我的个性罢了。

总之,我就是我,不要拿别的模式和我对比,没有可比性,如果你们人类觉得那样比较好,那么你们牛逼,和我无关。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微醺二三事

我喜欢微醺的感觉。

我不是个酗酒的人。也不是个好酒量的人。但是我喜欢微醺的感觉。我喜欢微微带着醉意,写这文章,听着歌曲。现在不断循环播放的是《独家记忆》和《南山忆》,我不伤感,但是不代表我没有感悟。我喜欢在微微迷茫的时候,几杯杜康入肚,化作思绪和忧愁,化作文字和数字。
微醺的感觉很难以把握。不能喝多,也不能喝少。这个度很难控制,特别是我这样酒量不行的娃,更加是个技术活。正如今天晚上,和几个好友一起在烧烤店来了两扎生啤。我不知道我喝了多少,但是喝的很快了,一口一杯的喝。不是自暴自弃,而是在寻找一种感觉。一种可以被寻找到的感觉。
回去的路上,带着醉意,带着笑意。看着一抹月色,照亮一地寂寞。酒不醉人人自醉,是的,最醉人的是内心的思绪酿成的酒吧。永远永远的流淌在你的每个细胞,全身遍布。如同一个印记,刻录在你的身体的最深处。
醉意虽好,追忆却不好。
虽然每当微醺的时候,记忆就会如同湖底的泥巴被水流挂起的时候一样,泛起,泛起。但是,我不喜欢回忆,不喜欢追忆,不喜欢后退。我宁可慢节奏的前进,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此乃足矣。何必什么都去了解,什么都去知道那么清楚呢~很多很多事情知道越多,麻烦越多,牵绊越多。
也许,微醺的时候我是醉的,但是微醺的时候确实我最清醒的。我知道什么才是生活,什么才是我喜欢的,什么才是我追求的,什么才是我需要的,什么才是我活在这个星球的上的真真的意义。足以让我穷尽一生去追逐,去奔波,去争取,去拼搏。
这就是人生。试着体会,试着忍住眼泪。
人醉心不醉,心最人不醉,究竟是我醉了心,还是醉了我呢?我不知道,我早已分不清醒醉,我早已分不清很多事情。我只要知道,我活着就要活成自己的样子,我要按照我的性格活着。
一个男人,活着,如果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怎么对得起双腿见夹着的棍子和乒乓球呢?
我还有去实现理想的勇气,我还有去实现理想的力气。
我不会停留,我依然会如同裸男一样狂奔在自己的道路上。不介意身边的围观,我早已看不到浮云,看不到路人,我撕裂的是风,我看到的是前方闪耀着的光芒。
花开后花又落,轮回也没结果。
把握此刻,把握今生。此生若能燃烧的辉煌,夫复何求!
By Lingfeng Yang 2010.9.12 23:5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