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宅.书摘

处理了两张照片,先发了:
IMG<em>9466</em>HDR

IMG_9425

然后是最近的书摘:

《沥川往事》

No dream is ever too small; no dream is ever too big.
Practice random beauty and senseless acts of love.
Happiness is not given but exchanged.
Truth fears no questions.

幸福不是给予,是交换么?哈。

唯恐你的生活过得和他们不一样。罗素不是说,参差多态才是幸福的本源吗?

喜欢孤独的待在人多的地方,在偶偶众生中 哀愁,难怪在非洲地部落里,一个即将死去的人,会被人围着,在火圈中跳舞。在哄乱的人声中死 亡肯定好过独自面对恐惧和哀伤。

孤独总是伴随在热闹的身边,如同光与影,不离不弃。

爱,是一种礼物。不是你能给,才表示你有。而是你给了,你就有了

你给了,你就有了,我靠谱,你随意。也许,想的再复杂也不过就是那么寥寥数语就总结的简单道理。

《我的波塞冬》

初恋是用来哀悼的,不是用来尊重的。

如果我突然一下子蹦到三十二岁,连孩子都有了的时候,那该多好,我每天就没有别的事儿了,就是想给孩子他爸每天煮什么饭吃

这本是很淡的感觉,《翻译官》的作者写的另一本书,带点神话,带点童话,带点现实,带点青春气息。豆瓣上有个评论说这种小说太理想化,只会把姑娘教傻,应该让男人去看。于是我去看了,于是,我觉得,傻一点的姑娘也没什么不好。

《沉默的大多数》

大呼小叫说要去解放他们、让人家苦等,倒不如一声不吭。忽然有一天把他们解放,给他们一个意外惊喜。

这本王小波的书,是考试前开了个头,到现在还没看完,不过开篇没多久就看到这句,感觉是在是心头深深的共鸣了下,于是一反常态的在还没看完一本书就把这本书的摘录同步到了电脑上。

《阿白白 – 微光》

我不介入两情相悦的感情。爱情并不无敌,所有感情都脆弱不该试探。是,我知道以我条件,若强行介入了,可能可以让她有所感觉,但是那样只会让她心烦。感情世界里,三个人太挤了,我宁愿远一点。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有了类似的信仰,也许是逃避,也许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坚持,不过,就那样过着吧。

一步一步的走出别人的生命,走进自己的故事。她什么都看不见,唯一从指缝中漏进来的,在她前进的方向,细细茸茸暖暖的,是光。

这本书,是考试前的那段岁月让我最有触动的一本。也是我忘记的最快的一本,到现在,我几乎记不住内容是什么,主角是什么,干了什么,唯一记住的就是这么两句话,像是灰尘缝隙中透射出来的金色光芒,难以无法忽视,无法蒙蔽。

《西决》

外面的世界固然大,固然好,可是生活这个东西,说穿了,哪里不一样。她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不知为何,总是看不透这一点。总是义无反顾地折腾,好像非得把属于故乡,属于平凡生活的烙印全都打磨掉,就可以证明自己不同凡响。

最近,各种亲朋好友出国的出国,意图出国的努力着,已经出国的安稳着。也有人让我也出去吧,我却不乐意。只是觉得,都一样,只要坚持自己的理想,不管在哪片土壤上我们都能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秉性如此,然后就像块吸铁石那样,在不知不觉中,吸引人海里和他们同样天真的女人。天真其实不是一个褒义词,因为很多时候,它可以像自然灾害那样,藉着一股原始,戏剧化,生冷不忌的力量,轻而易举地毁灭一个人。我想小叔最终还是意识到了这个。所以在身败名裂之后,他选择了收敛。

两个人之间真的很奇怪,有了分歧的时候,永远百分之五十对百分之五十,投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那就只能看谁愿意屈服了。

夜晚时候,所有建筑物都比日光下表情丰富。因为没有那么多人进进出出,它们终究可以卸下一些伪装,然后暴露出自己蕴涵于身体最深处的庄严。总之,学校里那条通往各个教室的,蓝紫色大理石的走廊总是给我这样的感觉。南音他们班暗沉沉的嘈杂声就这样隐秘地传了出来。按捺不住的某种兴奋和骚动。然后我就看见,居然有别的班的学生,也往南音她们的教室里跑。教室的后门大敞着,进进出出的但是默契地压低说话音量的孩子们,预示着有什么东西正在酝酿。我用鼻子闻得出来,那种令人心跳的,筹谋什么的气味。

所以世界上的男人们都会像苏远智那样,选择一个端木芳那般合适得体的伴侣,而放弃他们生命中那个晚霞一样最美好最热烈的姑娘。

《西决》较之《东霓》比较内敛,如同西决的个性一般,淡泊,平静,温暖却有别人不曾有的韧性。其实谁都一样,有坚持着的事情,不管是宏伟还是平凡。

《东霓》

我总是在最糟糕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发现,其实我还是喜欢活着。没错,就是活着。比方说现在,我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店里,恶狠狠地打开一罐啤酒,在雪白的泡沫泛滥之前,用我的嘴唇截住它们。它们在我的舌尖上前仆后继的粉身碎骨,那种酥麻的破灭,就是活着;比方说刚才,我失魂落魄地冲进了这个属于我的地方,拧亮墙角的一盏灯,一片漆黑之中,江薏送给我的老钢琴幽幽地浮现出来,就好像在那里耐心地等了我好久,我咬着牙注视它,突然无可奈何的一笑,那种酸涩的经绷着的视觉,就是活着;比方说比刚才在稍微靠前一点的刚才,我像是颗燃烧弹那样冲出了三叔家,冲到了楼底下,我让我的车勇敢的在马路上一次次地超过他那些个半死不活的同类,老头作证,我有多麽想把方向盘稍微偏上那么一点点,那种强大生猛的没法控制的,想死的欲望,就是活着

《东霓》,《西决》的姐妹篇,不管怎么说,《东霓》的描写更加深刻了,更加立体了,更加让人身临其境,难以抽身了。我是一口气看到凌晨3点读完这本书的,但是我却只摘录了那么小小的一段,不是《东霓》不够精彩,而是我无暇停下脚步摘录。

《告别天堂》

我总觉得在地下停车场里,汽车们聚集在一起,你会发现其实这些车都是有生命的,每一辆都有不同的表情。就像我们高中时的自行车棚一样。不过那时候,自行车棚还有另外的用途,我和天杨曾经在自行车棚的最深处第一次接吻。那回我们一不小心弄倒了整整一排自行车,它们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和谐有序地倾倒,金属撞击的声音美妙绝伦——引起守门老爷爷的一声怒吼。

要知道你出生并成长的地方直接影响你灵魂的质感和成分。

出生的地方,直接影响你灵魂的质感和成分。我在那么一个柔和的,温柔的,平静的,慵懒的,古老的水乡出生,我的灵魂似乎也带上那么一丝闲淡和清泊。不过,这片土地的冷漠,哀伤,甚至鲁迅笔下的劣根性,大抵也深深轧入我的灵魂罢。

“珍惜黄昏的村庄,珍惜雨水的村庄,万里无云如同我永恒的悲伤。”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我的琴声幽咽,泪水全无,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我只是觉得,当大家都心安理得地做一件错事的时候,我最好的选择好像也是跟着照做——这本身很混蛋。

唇齿相依,唇亡齿寒。我们就剩下了对方。我们只能相亲相爱,别无选择。

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怕她。这没什么丢脸的。不过你要记住一点:你可以怕她,但是你不能忘了,你怕是因为你爱她。你爱她是因为你看得起她。她没有权利利用这一点让你顺从她。如果你发现她在利用这个,你就要毫不犹豫地离开她,懂我的意思吗

夕阳在街道的拐角奋不顾身地流着血。

《告别天堂》是笛安的经典作品,较之《西决》《东霓》,这本镌刻出来的,恐怕是只有故事才能看懂的故事。这本书,撕毁的,是年轻的美好,却又在另外一个层次上描绘了更加绚丽的青春。看完这本后,真确实觉得,言情小说应该是男生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