蟑螂侠

大抵不同凡响也不尽然是好事。

我是一个不同凡响的人,和所有的科幻故事一样,在一次很没创意的科学实验中我的基因和蟑螂的基因混在了一起。对,你没猜错,我拥有了蟑螂最大的特点——生命力顽强。不过与蜘蛛侠神马的不同的是,我不仅仅有了蟑螂的能力也有了蟑螂的外表。恩?需要我描写一下么?唔,大抵就是那种布满甲壳然后扁平爬行的味道罢。

所以,我并没有成为英雄,在我出现的一瞬间就被制服,然后关在实验室里面,我的同事们美其名曰为我寻找治疗方法,可是其实我们都明白那只是拿我作研究的借口罢了。这年头谁不知道DNA的信息量有多大,混在一起还想再分离那就是天方夜谭。我被关在奇怪的器皿里面,每天会被注射各种奇怪的液体,一开始我还能分辨其中的几种,渐渐的蟑螂的感知覆盖了我原本的感知,我变的喜欢趴在地上爬来爬去,我怕光喜黑,至于给我注射的是什么玩意我早已不关心。

哦,我还记得一个事情,曾经的同事们现在都叫我“蟑螂侠”,不知道这算是讽刺还是安慰。

我每天都会有几小时的时间思维比较接近人类,可着几小时却是我最痛苦的,我一次次的不得不让自己接受目前的处境,我很绝望,甚至偷偷的从保卫那里偷了一把枪,那些笨蛋以为我只是一只比较大的虫子,居然随手乱放。我让一枚子弹从左耳飞入右耳飞出,哦,如果那个地方还是有耳朵的话。可惜的是,我不仅没有立刻死去,却反而让我疼的一塌糊涂,我足足嚎叫了好久,直到筋疲力尽睡去,醒来后却又毫发无伤。

最近我已然无法用人类的方式进食了,我变的嗜好油脂,边吃边拉,喜欢撕咬各种东西,无论那是什么。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可以咬坏容器出去,于是我就那么做了,我咬开了容器,欢乐的在实验室里面撕咬,吞噬一切可以吞噬的。我的同事们看到了这一切,一个勇敢的少年前来阻止,然后在我咬掉了他半只手后大小便失禁的跑开。

似乎,对面的人们很恐慌,他们关上了所有的门,似乎想困住我。不过没用的,我可以吃掉那扇门,我想。在我想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开始撕咬那脆弱不堪的门,很快门上出现一个大洞,我狞笑着冲向人群,如果我的口器也能够笑的话。

眼睛变成复眼的好处就是什么都看的一清二楚,又有几个勇敢的少年试图从后方杀死我,很不幸我看到了,结果就是我又啃咬几个勇敢的少年。

当我愉快的咀嚼着其中的某个少年的头部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那个少年微笑了一下,残存的常识告诉我死去的人类应该是不会有表情的,可惜我的大脑萎缩的太厉害了,我实在无法理解 当前的情况,正当我要继续啃咬的时候,我的腹部似乎粘上了什么东西,似乎是一些密不透风的浆糊,原来是那个少年的血液糊住了我的呼吸口,我有点晕眩的感觉。哦,该死的反应,变的那么迟钝,当我觉得晕眩的时候我已然晕了过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全文完。

等待,再临

自从K博士死去后,那台机器就再也没有开启。。。
那台机器被人视为不详的标志。。。
因为K博士是被这台机器吞噬的,说它吞噬,一点也不夸张,因为K博士死在机器边上的时候,如同干尸一样。中世纪吸血鬼传说居然在这个科技极大化的空间发生了。
在K博士死后,有人调查过机器,有的疯了,有的却说什么都调查不出来。。。
疯子们说:“会回来的,他在等待!”
后来,再也没有人去关注那台机器,但是机器却一如既往的崭新,没有灰尘,没有损耗。
直到某一天,一次大范围的断电,再次来电的时候却激活了机器。
K博士的身影又一次出现在人们的眼中,但是,这次是在屏幕上。
机器的屏幕展示出了K博士的身影,K博士告诉大家,世界会毁灭,留下的只有机器,所有的碳基文明都会消失。
所有人都认为这个是K博士的一个无聊的程序。。。
没有人理他
只有他的声音依然在城市回响
终于,在某一天,一切都回归宁静。。。
所有的生物都消失了,K博士的机器也因为断电而继续陷入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