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柴剑

这是一个人人自卫,人人持剑的年代。乱世的武者总是有着特别的地位,所以在这个混乱年代,剑士成为了一个最热门的职业,而拥有绰号的剑士则是剑士中最强大的一小撮人。

刃,是一个很人人皆知的剑士,不仅仅因为他的强大。如果说强大的剑士,大陆的人们怕是先会数着手指说着大陆十大剑士的故事,可惜刃不在其中。当然,并不是刃的能力弱于十大剑士,实际上刃甚至比十大剑士都要强大,但是刃不是十大剑士之一,原因和刃出名的原因一样,刃是一个奇怪的剑士。

当然,刃只是刃的绰号,刃没有名字,或者说没有人知道刃的名字。刃的打扮很奇怪,说不上的奇怪,总之让人看了就觉得这个人不同,而且是贬义的不同。如果说剑士的绰号代表着剑士的特点,刃算是一个典范,刃的剑没有剑柄,只有剑刃,所以人们叫这个奇怪的男人刃。不过真正让刃出名的,不是出格的外表,也不是奇怪的剑,而是那场大战,那场出现了现在的十大剑士的大战。

那是一个很莫名其妙的战斗,几乎卷入了大部分当时的高端剑士,为的是一个村庄的某种石头——劈蜕石。这种石头据说能够让剑变的更加锋利,劈的剑气可以让蛇皮蜕下来,所以叫做劈蜕石。村庄有十块这样的石头,各种剑士都去争夺了,血流成河,全村被屠杀,石头被最强的十个剑士抢走,成为后来的大陆十大剑士。刃当时路过那个村庄,奇怪的他自然对抢石头毫无兴趣,不过刃当时还是出手救下了一个孩子,一个哑巴,而且根本没有拔出他那个没有剑柄的剑,只是徒手躲过了所有的剑士的攻击,当然也包括那十个抢到石头的十大剑士。剑士们感觉被羞辱了,大吼着让他拔剑,可是刃却很平静的说:“我的剑不是用来杀人的,是用来砍柴的。”然后带着那个村庄的最后一个村民——一个十岁的哑巴离开。

刃称呼那个哑巴叫做盾。盾也配着剑,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盾不会用剑,而且是完全不会。只是没有人知道,其实在过去盾不是哑巴,盾失去声音就是在那个屠杀的日子,在他的面前,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成为血肉融合的泥浆,至此之后盾再也没有发出过声音。刃带着盾在大陆游走着,时而出现,时而消失。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将要去何方,只是知道,有刃的地方就有盾。

如果说绰号是剑士的特点的表现,那么盾就是个例外。盾是个瘦弱的男孩,但是却有着难以置信的明亮的眼睛。盾没有力量,甚至连不离身的佩剑都无法挥动,但是盾知道,只要跟着刃就可以。所以,有盾的前方,永远都是刃的背影。

也是自那个晚上以后,刃的剑再也没有向人砍去,到时真的有人看到,刃拿着拿把没有剑柄的巨剑砍柴,刃依然游走在大陆。后来刃的剑卷刃了,于是刃丢掉了剑,空手游走在大陆,唯一不变的是他的身后一直还跟着盾。

不知道何时开始,人们惊奇的发现,盾不再是那个挥舞不了剑的弱男孩了,盾的剑术早已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甚至可以调整所谓的十大剑士。不过,同时奇怪的是盾前面不再有刃,刃如同空气一样蒸发在这个世界上,世人再也没有见过刃。似乎刃这个人压根没存在过,唯一让人还能想起刃这个人的是盾那把同样奇怪的剑,依然没有剑柄,依然只有剑刃,完全就是刃丢弃的武器的翻版。

可惜盾不会说话,否则可以问问刃的故事,人们都这么想着。

盾,终于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剑士,如同一个最佳的盾一样,防守的滴水不漏。如果大陆十大剑士代表着大陆最强大的攻击力,那么盾显然是最强大的防御力。传说有人看到盾的剑术可以停止瀑布的下落,可以挡住雨水的冲击。

盾,游走在大陆。如同过去的刃一样,盾拿着和刃一样的剑,只不过不再用来砍柴,而是砍向了所有阻止盾脚步的人。盾打败了几乎所有的剑士,再也没有人敢于去攻击盾,所以盾最强的防御也渐渐被人遗忘,人们记住的是那把没有剑柄的大剑和盾可怕的剑术,所以渐渐的盾被人们称为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