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吧

这句话来自坑爹的日和动画,也一度成为过我最喜欢的逗人笑的桥段,我却没想到会在这么感伤的情绪下闪出这句话。突然想到前段时间有个人强迫我去看一个电影,好吧,很少有人强迫我做什么,那次我很难得的居然坚持看完了那部一度我也认为坑爹的一台糊涂的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松子在小时候父亲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做鬼脸给父亲看,然后父亲就会会心一笑。久而久之松子一紧张或者一有激烈的情绪就会不由自主做一个可笑而诡异的鬼脸。或许我在这种低落的情绪时刻脑中闪过的却是自己曾经在别人无奈时候逗人开心用的日和,大抵也是一样类型的悲哀。

我们就那么一生,要么幸福,要么平庸,要么一败涂地。我最害怕自己过着一败涂地的生活,却往往一败涂地的生活君友好而淡定的挽着我的左臂带我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一如既往的爱爱情,一如既往的爱生活,一如既往的爱世界;毫无悬念的被爱情嫌弃,毫无悬念的被生活唾弃,毫无悬念的被世界抛弃。这大概就是我的写照罢,我以为的美好生活其实早就是两条无关紧要的线在三维空间不小心扭曲而产生的一个短暂的交集罢了,终有一天平行线会继续奔在两条不同的道路上,继续无限远离,无限逃离。

还是习惯的去记住一些人的背影,就像今天晚上萌主来焦点找万能翔帮忙,背对着我的时候我看了很久,或许这是我最久的一次观察一个人的背影,嗯,我牢牢的刻在脑海了。温和的气息,或许可以让一些绝望显得不那么灰暗。

晚上和王听吃饭喝酒去了,王听招待的很周到,很棒的馆子很棒的菜色,两人小酌半斤泰山老窖然后就无话不谈。我们的学生生活真的只剩下那么一个句号的时间,当你一脚踏入那条河流的时候你再也回不去了,流逝罢,消融罢,挥挥手,又是一篇生活。我们聊了很多,聊了过去,聊了现在,聊了未知的未来。当年看不清的人,现在不过是会心一笑;那时走不过的坎,现在不过纵声一跳;曾经触不到的恋,现在不过沧海桑田。

晚上又叫上旧时好友走了走校园附近,走之前应该把那些个重要的人尽量都见上一面,虽然地理上或许大家只不过没多少距离,不过他日别君去,谁知何时方能再见君。这几天改论文的时候都听着《让青春继续》的广播剧,虽然我已经听了不下三十遍,但是依然如第一次听一样,随着剧情起起伏伏。青春的诀别,的确不是年迈的将近,而是一些再也不见和一些再也见不了。

对不起,我的大学,我没能从这里带走一个足够强大,足够优秀,足够可以笑着生活的自己。对不起,我的大学,或许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才留下那么多无奈。对不起,我的大学,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的不仅仅是岁月,还有那个我也很喜欢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