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枯的老铁匠

村里有个老铁匠,人很好,手艺也不错,虽然偶然打出来的东西有点儿外观瑕疵,但却总是很顺手,村民都很喜欢他。

老铁匠很乐于助人,而且售后服务很好,用流行的话来说用户体验极佳。如果他打的东西用的久了锈了,磨损了,总是免费的帮人修修,从不收钱,他总是笑呵呵的说:“嘿嘿,举手之劳,举手之劳。”

老铁匠文化层次不高,举手之劳是他为数不多会用的成语了,那还是村里的教书先生告诉他的,老铁匠一天到晚总是忙忙碌碌的,似乎有打不完的铁具。可村里明明却没有那么多人需要一把新锅铲,或者一把新剪刀。

每当节日,老铁匠就更加忙碌了。因为节日的时候,往往作为彩头,淳朴的村民遵照着信奉的大神的旨意送点儿观赏铁器,好兆头。虽然没有人知道这个好兆头指的是什么,也曾有多事的小孩跑去问家长为什么要送那些个铁疙瘩,家长总是会阻止小孩的询问,然后说到:“这是祖上传下来的,祖上说铁器能辟邪,铁器能吸福。你看村头尤氏就是家里铁器多才过上了好生活啊!”

而村里人互相串门的时候也都如此,总会先拉着客人去偏厅看看各式各样的铁器,谁家的铁器多谁家就是大户好人家。少之又少的外来人总是被着一种架势吓到,大抵被人盯着看铁器就会锈的慢一些吧,或许村里人那样想着。

小孩子不懂,但也不在意,虽然没什么用,但是看看总好的,大家其实也都那么想着。

要是红白喜事也就算了,至多也就多打个二三件铁器,老铁匠还是没问题的。可每当举村过节的时候,春节,中秋等等,老铁匠总是连夜赶制方才能完成村里的人所需要的铁器。因为村里有规矩,要是不送铁器是大不敬的行为,会有晦气的。所以那段时间大家总会围着老铁匠,死紧死紧的,一口大气也不敢喘,似乎怕是坏了灵气。带到老铁匠打完一件铁器,铁器的主人就欢天喜地的捧着温热的铁器奔回家去,头也不回。

而且,这些个祭祀用的铁器,老铁匠只能收工本费,因为打造这些铁器就是一种无上的荣耀,村里人都是那样认为的。一年年过去,铁器的花样越来越多,老铁匠也越发觉得时间来不及,每年总是通宵达旦的打造这些个铁器让老铁匠心力憔悴。渐渐的,老铁匠的生活变得很奇怪,在众人叩头,天地圣众歆享了牲醴和香烟的时刻,老铁匠总是一个人拖着疲乏的身躯从铁匠铺回家,呼呼大睡,似乎是用呼噜声给那一阵阵爆竹的闷响伴奏,顶礼庆祝着这一些个美好的时刻。

尤是一年团圆日。老铁匠埋头打着铁,大年三十鸡鸣刚过铁匠铺门口就站满了村里焦虑的人们,哦,他们是来拿定做的铁器了,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再不拿来得罪了大神可就罪孽深重啊。人聚集的越来越多,铁匠铺丝毫没有开门的迹象,也没传来熟习的打铁声和灼热,只有偶尔有微弱的铁器淬火时候的滋滋声,着实感到奇怪。但大家觉得或许老铁匠在努力赶工不想被打扰,也就散去了。

渐渐的到了下午,大家开始焦虑起来,要是再不拿到铁器没法进行过年的祭礼那真的是太晦气了啊,终于,有个小青年忍不住了,上头敲门去,敲了半晌,没有人回应。

小青年不由问:“这老铁匠不会还在家里吧?”

老铁匠的邻居马上回应到:“不会不会,昨天他就没回来,早上我还跑去找他来着,家里根本没人。”

人们开始失去耐心,村长见事态不好,遍带头开始阻止几个青年小伙撞门,嘴里念叨着:“我就怕老铁匠误事惹了大神,带来晦气呀”

铁匠铺的门本来就不怎么牢固,没几下就撞开了,焦急的几个人一拥而入想看个究竟,却被眼前的画面惊住,然后扭头就呕吐了起来。后面的人虽然忌惮恶心的呕吐物,但还是由于天然的好奇心死死的往前涌入想看个究竟。

这该是一副多么恐怖的画面,老铁匠大抵是累坏了,竟然昏到在了滚烫的铁器上,铁器活生生的把他烤成干巴巴的一块人炭,老铁匠如果干枯的木头一样横在铁器和炉子上,滋滋的冒着声。烟雾伴着奇怪的味道伸向村里的天空,又是一年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