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出校门无故人

杭电大门在南边,所以我从南边出来,一路向北,漂泊魔都,再无把酒言欢的青葱。——题记

171.8KM 这是我现在工作的地方离杭电的驾车距离。嗯,刚刚用百度地图查的。一周忙碌,难得闲下来,上了下人人满屏幕的毕业季。啊,说起来毕业一年了呢,回去过两次,匆匆而过。

小豪在人人上说:“再也不用答辩。。再也不用上课。。再也不用跑1000米。。再也不用,离我已经1+年了。。。”

所以,就感慨了下,然后上来啪哒啪哒的开始码字,很久没有这种码字的冲动了,除了前几天莫名其妙的失眠之外。明儿得去趟医院,最近有个鼻孔异常脆弱,一碰就流鼻血,几年前也有过,鼻子比较脆弱的真心伤不起。最近工作么,还是挺有挑战的,所以也挺有压力,是好是坏顺其自然吧。

近况就那么多,其实也发现了,毕业后生活的内容越辣越单调重复,所以也没啥特别好写的东西。匆匆而过,匆匆而过,每次下班回家路上,打开手机想要拨打个电话,基本也没什么可以拨打的,翻完长长的通讯录拨出去的不过是忙音和不方便。是呀,生活总是不知不觉袭来,我们已经不是象牙塔中的人儿,不再有相似的作息和生活,也再无把酒言欢的性质和气氛。所以夜深人静失眠时候,也总是想起那些个随时随地电话一个就能有人彻夜促膝长谈的岁月,一去不返。

本来也打算写写毕业后工作以来学到了什么,抑或感悟了什么。可惜,真心没什么可以写的,或许我的生活太简单,唯一成长的只是技术水平,其他的基本都在吃老本,甚至退化。卖掉了大部分的摄影器材,留了一盏闪光灯做纪念,平时想拍照就用x100耍耍。摄影基本从生活中淡去,就像褪色的记忆一样,无力阻挡。之后就是写作,以前没事写博客吐槽的那个小伙子在一年内变成了很久很久才上来不痛不痒的更新下的呆滞码农。

好了,对现状吐槽至此,是不是我要来一发该走就走的旅行,或者做出什么大跌眼镜的人生抉择。很不幸,我不会做出这种选择的,因为我依然觉得这种行为是弱者对于逃避的冠冕堂皇罢了,抑或只是为了约炮而吹的牛逼罢了。所以么,继续前进,继续失去,世界没有给我后悔药,那么我只能不去后悔。我做不到事事如意,那么我只能不在意这些。

最后放一张前几天去陆家嘴走走时候拍的片吧,刷下存在感

DSCF3629

工作第一年留在我浏览器中的A~Z

最近情绪总是略伤感,所以翻看自己过去的文章,突然找到过去写的一篇:

《2011年留在我浏览器里的那些A~Z》

所以就打算写一篇工作了一年来我浏览器的A~Z来调剂心态。好了,话不多说,开始写:

http://www.amazon.com 阿马粽,自从开始海淘后这网站妥妥儿占据了一哥的位置。哈哈,你懂的。

http://www.baidu.com 嗯,公司的网站总还是要上上的。

C 网址不贴了,草榴,寂寞屌丝的生活,你们懂的

http://www.douban.com 工作后一有空就看电影,所以豆瓣去的非常平凡,到是原来看书看的少多啦,kindle也卖了,sigh。

E 网址也不贴了,是个内网网址,看工资报销啥的的,屌丝每月都要上几回~

http://facebook.com 这个必须是facebook了,反正没啥事就溜出去看看

http://www.google.com.hk 毫无悬念,程序员查资料不得不用啊

http://www.hi-pda.com 二手数码交易,貌似我的mini ipad就是这里搞的

http://www.ifanr.com 这个不用说了吧:)

http://jd.com 买数码产品

K 还是木有k的页面。。。话说很少有见到网址k开头的啊

http://linkedin.com 好网站,好好利用其乐无穷

http://manager.linode.com 这个博客在linode上,所以这个常用了

N http://www.nokia.com 对,你没看错。。我买了个nokia 2010

http://okhqb.com 嗯,又是一个数码产品交易区

http://pan.baidu.com 网盘,我有300G,各种东西都丢上去了。。

Q http://mail.qq.com QQ邮箱,偶尔发大附件用

http://renren.com 主要围观小学妹们用

http://store.apple.com.cn 因为官网买东西招行分期不收手续费和利息,哈哈哈哈

http://taobao.com 千手观音不解释

http://userscripts.org 油猴脚本乃是上网必备物

http://vod.xunlei.com 迅雷在线看视频,你们懂的,业界良心

http://weibo.com 新浪微博,这个太常见了

http://xiaoenai.com 钟大神的创业项目,哈哈

http://yupoo.com 这个博客的图床

http://zhihu.com 最喜欢刷的地方

能触碰到的柔软,终究会越来越少

忙着忙着就盲了。

看着各种社交网络上面的曾经的同学少年,在五湖四海一批批的毕业,不知为何对于指过了没几周的毕业典礼我却有了如此漫长的距离感,有种一梦千年的味道。上周Shine邀请我们几个室友这周去余姚玩,可惜这周我搬家,下周又有别的安排,所以真的各奔东西前的最后一次聚会大抵是要少我这么一人了罢。

之前一直想给每个室友都写一篇小文,一直拖拉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就像一开头说的那样,忙着忙着,自己就盲目了,不知道最初想去做什么。或者说,生活本来就是这样,把一个个有棱有角的石头,冲刷成圆润光滑的艺术品。

虽然无论我处于多么消极悲伤的状态,我还是具有把一正常人的笑点拉到水平线以下然后让人一直笑到掉渣的能力。不过么,让自己开心着实比让别人开心难的多了。购物消费是一个比较方便快捷的换取快感的方法,比如刚刚我买了笔记本,一大笔软妹币就这样木有了,感觉很爽很开心的样子。看着只有两位数的余额,瞬间就有了好好工作,努力赚钱的动力啊。

我从小都是一个很没有正经的人,时髦的说法就是无下限。小时候老师告诉我们,某某少年诗人在小学的时候春游登山抓起一把山顶的草说:“啊,这是大山的头发啊!”当时传为佳话,文艺细菌扑面而来。然后没多久,我们春游的时候,由于爬到山顶居然木有什么杂草,我只好在下山的时候在山腰偏上一点的地方抓了一把杂草说:“啊,这是大山的腋毛啊!”,当时亦传为一段佳话,文盲细菌铺面而来。

久而久之,我写文章的风格越来越偏离正常人的思维。比如老师让我们发挥想象改写鸿门宴,我居然在那时候就写了项伯遇到一个穿越过来的哥们,可惜当时不懂爱情,没能往穿越言情发展,我把那哥们写成了塔利班恐怖分子,最后拿了一坨炸弹把项羽刘邦这一堆吃饭的人都炸飞了,自立门户统治全球。幸好当时遇到的语文老师还不错,没有给我来个零分处理,这算是我的一个幸运。

之后类似的文字越来越多,续写莫泊桑的《项链》那次作业,我把后面写成了悬疑侦探类,玛蒂尔蒂在我的故事中不惜代价的去报复伏来士洁,虽然当年的描写非常幼稚,故事也漏洞百出,意图写成江户川乱步风格,最后写成了胡言乱语逻辑混乱的文字。不过现在想来那时候也算是有趣的一个事情。

现在的我,大抵是不会写这种东西了,但是我挺怀念那时候的自己。内心的柔软比现在多的多的多,也不会有因为想写点什么而绞尽脑汁无所得的情况。我一直认为只有内心柔软的人,才能更好的感悟到生活和世界的各个角度。我有点变的麻木和迟钝,我很想再一次抓着大山的腋毛散发散发文盲细菌什么的。

之前的我一直很骄傲的觉得,我算是周围那么一圈儿人里面唯一一个实现儿时理想的人罢。但是当很多人依然用奇怪以收入等很“普世”的价值来Judge我现在的生活的时候,我又很无奈的只能叹息。大抵这些人儿早已忘却自己一开始为什么走出第一步罢,为自己热爱的事业付出,真心无关财富,更多的在于证明自我,发现自我,完成自我。

最近好友钟超的小恩爱终于在App Store上线了,很棒,没多久就进了社交的Top 50,这算是一个非常棒的成绩。这个团队才三个人一条狗,做出来的产品却非常大气,用户体验也很棒,这是一直让我在思考的问题,这种成功的关键在于何处?不过,无论如何,恭喜钟超同学,他也算是大学期间朋友里面目前走的最艰苦,也是走的最棒的一位了。还记得那时候我在杭州实习,他未来买个ipad在一家苹果的销售店兼职卖电脑,常常早上六点多我和他两人做1个多小时的车子从杭州下沙感到教工路那一带,想想也算是峥嵘岁月,那时候的我们都以为会留在杭州,谁知最后一个跑的比一个远,衷心希望你越走越好,btw,晚上睡的早一点,每次我大半夜起来上厕所都还能看到你在线。

有空的时候应该抽个时间回杭州走走,就算什么都不做去西湖边上坐一下午,看看游船,看看游客大抵也是一种享受。大学四年路过无数次西湖却只去了两三回,这也算是遗憾罢。

于是的于是,这篇文字又跑题到了西伯利亚,东边飞来一只鸟,所以全文完。

我想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吧

这句话来自坑爹的日和动画,也一度成为过我最喜欢的逗人笑的桥段,我却没想到会在这么感伤的情绪下闪出这句话。突然想到前段时间有个人强迫我去看一个电影,好吧,很少有人强迫我做什么,那次我很难得的居然坚持看完了那部一度我也认为坑爹的一台糊涂的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松子在小时候父亲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做鬼脸给父亲看,然后父亲就会会心一笑。久而久之松子一紧张或者一有激烈的情绪就会不由自主做一个可笑而诡异的鬼脸。或许我在这种低落的情绪时刻脑中闪过的却是自己曾经在别人无奈时候逗人开心用的日和,大抵也是一样类型的悲哀。

我们就那么一生,要么幸福,要么平庸,要么一败涂地。我最害怕自己过着一败涂地的生活,却往往一败涂地的生活君友好而淡定的挽着我的左臂带我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一如既往的爱爱情,一如既往的爱生活,一如既往的爱世界;毫无悬念的被爱情嫌弃,毫无悬念的被生活唾弃,毫无悬念的被世界抛弃。这大概就是我的写照罢,我以为的美好生活其实早就是两条无关紧要的线在三维空间不小心扭曲而产生的一个短暂的交集罢了,终有一天平行线会继续奔在两条不同的道路上,继续无限远离,无限逃离。

还是习惯的去记住一些人的背影,就像今天晚上萌主来焦点找万能翔帮忙,背对着我的时候我看了很久,或许这是我最久的一次观察一个人的背影,嗯,我牢牢的刻在脑海了。温和的气息,或许可以让一些绝望显得不那么灰暗。

晚上和王听吃饭喝酒去了,王听招待的很周到,很棒的馆子很棒的菜色,两人小酌半斤泰山老窖然后就无话不谈。我们的学生生活真的只剩下那么一个句号的时间,当你一脚踏入那条河流的时候你再也回不去了,流逝罢,消融罢,挥挥手,又是一篇生活。我们聊了很多,聊了过去,聊了现在,聊了未知的未来。当年看不清的人,现在不过是会心一笑;那时走不过的坎,现在不过纵声一跳;曾经触不到的恋,现在不过沧海桑田。

晚上又叫上旧时好友走了走校园附近,走之前应该把那些个重要的人尽量都见上一面,虽然地理上或许大家只不过没多少距离,不过他日别君去,谁知何时方能再见君。这几天改论文的时候都听着《让青春继续》的广播剧,虽然我已经听了不下三十遍,但是依然如第一次听一样,随着剧情起起伏伏。青春的诀别,的确不是年迈的将近,而是一些再也不见和一些再也见不了。

对不起,我的大学,我没能从这里带走一个足够强大,足够优秀,足够可以笑着生活的自己。对不起,我的大学,或许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才留下那么多无奈。对不起,我的大学,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的不仅仅是岁月,还有那个我也很喜欢的自己。

I miss you,stranger

“嘟。。。嘟。。。嘟。。。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呼。看来又有事忙呢。

叮铃铃。。。“喂,这么快就回电了啊。”

“哈哈,刚刚在洗澡么,什么事情啊。”

“哦,没事,就是想问问你,刚刚你脑子里在想什么。”

“啊?我忘了啊。”

“嗯,没事,那我先挂了。”

“嗯,好。”

嘟嘟嘟。。。

思维就是豆腐一样的东西,你抓的越紧流逝的越快,你松松的捏着反而可以获得更多。

就像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觉得一种想念油然而生,却不知想念的对象是谁,或许只是一个陌生人,或许只是一个陌生的事物。

不过,大抵我也会迷恋这种感觉,大抵我也很喜欢想念人的自己罢。

放过自己比什么都重要

很多我的友人怕是都知道我最近陷入了所谓的失恋的阴影之中,非常感谢你们的关心,这里给大家报个平安,我很好,调整的也不错。

都说人的肉体是有超量恢复的,骨头折了的地方骨头会长的特别硬特别粗,心理上也是一样,每种经历都会让人的心智强健一些,说的矫情点就是——每一次都在孤单徘徊中坚强。

所以,我也算过来了那么一些个奇怪的现代人的情感,也就有了一些“超量恢复”所带来的思索。很多事情看上去匪夷所思,其实想明白了很简单,也很正常,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错,所以这个文章不是去谴责谁对谁错;当然也不是去缅怀什么温存,现实不需要缅怀,过去了就过去了,只有我这样的傻逼臭文青有时候需要依靠缅怀来获取一些忧愁从而激发灵感罢了。那么首先是对爱情的定义很重要,我不知道现在很多人是怎么看待爱情这个东西的,我也从模糊着去摸索去尝试去失败,然后渐渐的有了对于我自己的各种情感的一个阶段性的感受。

对我来说,爱情这个东西,就是心甘情愿的和另外一个人有钱一起花,有罪一起受

好吧,似乎粗俗了点,不过我真觉得就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现在很多矫情的文章会说什么什么有些话能和知己说不能对情侣说之类的,或者说有些东西不能让Ta知道,只能告诉朋友什么什么的,总之感觉似乎在一块就要特矫情的顾及对方感受然后不断的用所谓的“善意的谎言”去制造一些假象。何必呢?如果一个人都成你男女朋友了,你丫还要对人家有戒心,还要觉得有些话只能对你所谓的朋友说,那你就是一个傻逼。朋友很重要,但是既然是你值得托付的另一半,那么首先另一半应该是比那些所谓的知己所谓的朋友所谓的所谓都要理解你的,就算不完全理解,也是属于什么都可以说的。我知道,不管我讲多少道理也许都会有人可以反驳的滴水不漏,毕竟我不是律师,没那么好的口才,但是简单的想想,看看我们父辈,甚至爷爷辈的优秀和睦的家庭,都是无话不说的,都是没什么可以隐瞒的罢。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不管是善意恶意,只要是谎言,必定会产生沟壑

那么回到文章的标题,我是说放过自己比什么都重要,为什么前头却唠唠叨叨的说了那么一大堆关于男女朋友信任和交流的问题呢?原因么,很简单,大抵从我的失败的各种情感问题上来看,以及一些好友告诉我的事情来看,很多问题都是出资沟通失败,信任下降。上帝给你说话和写字的能力就是让你交流的,说不好就写下来,写不好就画出来,如果真有爱情,什么问题解决不了?问题都是拿来面对的,一个人尚且可以活着改变世界,何况两个人加上一份感情呢?

当然,会有人说你太理想主义了,现实什么什么的云云。或者说什么现在的感情都不纯粹了,现在的小朋友都想法复杂了。可是你可以保持你的纯粹,就是因为所有的人都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所有的人都浑浊了。只要你坚持总会遇到一个和你一样傻逼一样被大众觉得脑子出问题的孩子会和你抱有一样的想法的。所以,失败了不可怕,放过自己就好,不要因为不甘和不愉快而放弃自己坚持的本性,总有一个傻逼和你一样在四处碰壁等你出现。

突然想到一个和本文没什么关系的事情,就是Mini Dragon 写的关于正版软件《我为什么要反对盗版》的那个事情。其实,我也用过盗版,但是现在不用了,最近重装了系统把所有的包括把PS在内的盗版软件都删除了,留下的都是正版的,同时也买了不少软件。当然我不会去谴责盗版用户,我用正版,只是我坚持的相信着总有一天人们都会有很强的版权意识,到时候大家都是这样做的,而我只是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作出一个小小的表率,希望能够早日看到这么一天罢了。

放过自己,然后坚持本色,日子总会好的,不要轻易妥协这个世界,如果你正在痛苦不堪,向前看,也许你就是下一个乔布斯。

无他,唯有自强

我承认我是个很容易不安很容易担心也很容易迷茫的人。因为我不够强大——题记

谁都会有一些时候,没有人可以理解你的压力,没有人可以理解你的想法,甚至没有人支持你的选择。选择的背后,带来的往往是巨大的风险和无尽的困惑。前方也许荆棘遍地,也许是康庄大道,我们不得而知,我们总是试图用理性的思维去分析去探讨,意图窥知一点点,哪怕是一点点的未来,从而坚持自己的选择。殊不知,不管我们如何分析,如何研究,我们所选择的依然是一个极度不靠谱的随着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有时候有人会说,我没有选择,父母让我选的。其实你有了选择,你的选择是害怕的父母,你内心的恐惧让你选择了你的父母给你指明的道路。我不想这样,所以我一直在思考,什么才是适合我的道路。

很久了,我还是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我才知道,只是战胜自己内心的恐惧,只是拥有一个勇气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需要很多很多东西,比如魄力,比如某种无所谓的玩世不恭的态度。是不是我太看重自己的前方的道路,抑或太在乎自己的最终埋葬的结局?于是上天赐予我与生俱来的洒脱早已荡然无存,这是成长,还是退化?我大抵是找不出答案了,因为我陷入了自己的迷宫,一个似乎是无解的迷宫,我丢弃了钥匙,自然无法走到出路。

梦魇,这个词汇是我总是想要逃避的一个东西,我很少做梦了,似乎是自己强迫自己不做梦,或者是强迫自己忘记做过的梦,因为我最近所有有记忆的梦似乎都是让我喘不过气的。我内心最深处的核心部分,恐怕就是我的恐惧,恐惧这个东西很有趣,在没有爆发之前,你由于恐惧你会成为一个追逐的人,追逐的对象却是逃避,逃避你所恐惧的一切。但是当你直面恐惧的时候,你再也无法迈开步伐,只能任由恐惧的爪牙撕咬你的灵魂,粉骨碎身。

人都是渴望被别人了解的,所以会试图让别人了解。可惜人都是无法了解别人的,因为你不知道别人的思维。不管是萍水相逢的路人,还是一起生活的亲人,都不可能真正理解你的想法,我们总是习惯性的把自己的思维套用在他人身上,然后还责怪他人的不解风情,这就是人类的悲剧吧。

你恐惧么?

我自己问过自己很多次。我恐惧,非常恐惧。所以我选择让自己变的强大一些,因为越强大,你离开恐惧的距离就会越远,我从来没打算去战胜什么,只是躲避罢了,一直躲到一个暂时的乌托邦,足矣。

今晚上一个和一个老朋友聊了一下,大家虽然距离不远,但是互相很少有交集,因为选择的不一样的道路也就有了不一样的生活形态。挺好的,大家都走在自己牛逼哄哄的道路上,或许有的人和我一样在逃避着什么,或许有的人确实是人生的勇者在创造着什么,加油了,各位。

好久没有写那么多字了,一般我只有在不开心和压力大的时候才会大量的码字,而且都是一些不知所云的东西,都是一些思维的碎片,没人可以倾听的碎片,只好宣泄在这个博客上面。因为这些痴人的文字,没有人回去读懂他们,只有我这个苦逼的家伙,偶尔会来这里看看,然后翻翻自己一路过来的历程,嘲笑自己的无可奈何,转眼又是一世。

2011年5月26日夜

关于21岁的生日的一点

还有一点时间,我就要迎来我的21岁生日了。

奇怪的是,情绪完全没有,既没有高涨,也没有特别低落。相比平时,冷静一些,总觉得有些思绪在脑子里面流动,如同流入冰水的岩浆,发出滋滋的响声,宣告着自身的危险。我怕是不喜欢面对自己的回忆的,每次有那么一些回忆总是让我如同神经质一般敏感,不解,自我困惑。

晚上吃饭的时候,文老板说他感觉刚刚参加过我的生日。呵,这日子还真矫情的过的飞快,一个不小心,又是一年。年复一年,我选择如同植物一般的蛰伏再某个土地上,然后静静的看着四周的点点滴滴产生,变换,消亡。人脑是一个神奇的东西,不断的被刷写入新的记忆,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好的,坏的,彩色的,黑白的,鲜嫩的,枯黄的,都一并倒入,混杂在一起,冒着气泡,融为一体。

就像偶尔,我会盯着某个点,发呆,思索,让本来浑浊的脑海,沉淀。渐渐的,空白一片,如同白纸一般,再让我投入一点突然,一点惊喜,空白回归浑浊,反反复复的。

生日,对我来说总是带点无奈,带点意外。小时候生日是五一节日的最后一天,我以为我是幸运的,可以在长假的最后一天狂欢一次。很快,我发现了我的悲剧,小时候的学校们总是喜欢选择长假的最后一天提前考试,这样就可以不占用正常上课时间,于是我好多的生日都是在各种各样的考试中度过的。之后,终于,高考,上大学,哈,总能过了吧,于是五一没有7天了,我的生日再也不是长假的最后一天。也罢,随意的吧,到了大学的我早已没有小时候哪种期待生日的兴奋感,有的只是一点点的伤感,如同每年的年末一样,这也是对我来说每年的一个里程碑,一段段的记忆就会汹涌而来,真是又讨厌又无奈的感觉。

不过,不管如何,生日么,总要象征性的庆祝一下的,晚上还是叫了一些朋友搓了顿,明天会比较多事,所以就提前今天搓了顿。虽然有人缺席,不过还好,总算是饕餮了一顿,也算对得起钱包~顺便感谢文老板的礼物,虽然还在送来路上,但是我很喜欢:)

好吧,祝我生日快乐。

没有什么邪门,只是我们太浮夸

总是能够听到有朋友说,“啊,xxx不能买,买了会分手的”、“啊!xxx不能去,去了会分手的!”、“啊,那个什么什么的不能一起去,去了就会分手的!”等等等等,然后之后还能巴拉巴拉的举例说出一大堆现存的例子。甚至还能通过神秘学,宗教,社会学等角度为你分析出两者不可分割的原因。巧妙的运用了举例子,讲道理,列数字的方式让你相信这一个个邪门的事情的存在。

好吧~我承认我四周也有许多许多人也是这些例子之中的一个,甚至我也可以算是其中的一个良好的例子神马的。不过,真的是以为太邪门了么?还是,只是我们在逃避着什么而给自己寻找的一个个的借口呢?

想想自己,每次自己失败,不管是什么,我总是能够找到一大堆客观理由。考试没考好,是试卷出的偏;奖学金没拿到,是人家有加分;程序写不出,是代码太变态;总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们总是毫不犹豫的能给自己找到一大堆神奇而邪乎的理由。所以,情感上面的失败,我们也很习惯的开始为自己寻找借口。

醒醒吧,要是这些东西真那么邪乎,那挖墙脚的童鞋们就不需要那么麻烦了。你看哪对不爽,请客让人家去某个邪乎的地方玩一通不就搞定了?

不是邪乎,只是我们太浮夸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总是在忙着折腾自己,忙着为自己寻找烦恼。每天大量的信息涌入,每天大量的信息交换。一下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我们总是说,时间过的太快,生活节奏太快,其实根本没有人在推动你,只是你自己,不停的强迫自己前进前进,甚至都是不知道方向的前进前进。回忆一下,已经多少时间没有安静的看过一本书。我们会为自己找类似这样的理由,“啊,刚开学,事情多啊,各种社团各种朋友都要见面啊”,“啊,最近准备考xxx,复习来不及啊!”,“哦,没办法啊,最近身体不好啊!”,“哎,忙死了啊,最近的课都看不懂啊”等等等等。

时间被切成碎片,这是许多人生活的真实写照,总能看到有人订阅了TED,或者别的Podcast,或者别的什么好的博客,文摘等等。当你某天心血来潮点开一看的时候,unread有上千条。顿时就没欲望了,过大的信息量早就让人没有吸收的欲望,这就是悲剧。我们自己给自己加了许多无形的压力,我想练习听力,我决定30天听完这10篇xxx,于是,半个月过去了,你才完成了1篇,情何以堪。

太高估自己,所以变得浮夸,变得飘渺,不曾脚踏实地,只想一步登天。我们都希望自己是扎克博格,可惜我们没有facebook,我们可以说自己有更好更牛逼的idea,只是没法实现云云。但是请别忘了,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哈佛的学生,退100步,人家10岁就写出自己的第一个程序了,再退100步,人家出身于富人区,家里各种有钱,再退100步,人家多少也是个能够熟练的用 *nix 系列系统的程序员。别说你在windows下面用vs也能写出伟大的程序,这点完全无法掩盖你的无知和弱小。所以,实际上,我们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和人相提并论的地方。

好好想想吧,当你厌倦了,是否还记得最初的想法。也许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温暖的拥抱,和一句温和的问候

好吧,最后还是跑题了。算了算了,好久没有写文章,就那么上来碎碎念一把。过瘾罢了~看官们见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