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触碰到的柔软,终究会越来越少

忙着忙着就盲了。

看着各种社交网络上面的曾经的同学少年,在五湖四海一批批的毕业,不知为何对于指过了没几周的毕业典礼我却有了如此漫长的距离感,有种一梦千年的味道。上周Shine邀请我们几个室友这周去余姚玩,可惜这周我搬家,下周又有别的安排,所以真的各奔东西前的最后一次聚会大抵是要少我这么一人了罢。

之前一直想给每个室友都写一篇小文,一直拖拉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就像一开头说的那样,忙着忙着,自己就盲目了,不知道最初想去做什么。或者说,生活本来就是这样,把一个个有棱有角的石头,冲刷成圆润光滑的艺术品。

虽然无论我处于多么消极悲伤的状态,我还是具有把一正常人的笑点拉到水平线以下然后让人一直笑到掉渣的能力。不过么,让自己开心着实比让别人开心难的多了。购物消费是一个比较方便快捷的换取快感的方法,比如刚刚我买了笔记本,一大笔软妹币就这样木有了,感觉很爽很开心的样子。看着只有两位数的余额,瞬间就有了好好工作,努力赚钱的动力啊。

我从小都是一个很没有正经的人,时髦的说法就是无下限。小时候老师告诉我们,某某少年诗人在小学的时候春游登山抓起一把山顶的草说:“啊,这是大山的头发啊!”当时传为佳话,文艺细菌扑面而来。然后没多久,我们春游的时候,由于爬到山顶居然木有什么杂草,我只好在下山的时候在山腰偏上一点的地方抓了一把杂草说:“啊,这是大山的腋毛啊!”,当时亦传为一段佳话,文盲细菌铺面而来。

久而久之,我写文章的风格越来越偏离正常人的思维。比如老师让我们发挥想象改写鸿门宴,我居然在那时候就写了项伯遇到一个穿越过来的哥们,可惜当时不懂爱情,没能往穿越言情发展,我把那哥们写成了塔利班恐怖分子,最后拿了一坨炸弹把项羽刘邦这一堆吃饭的人都炸飞了,自立门户统治全球。幸好当时遇到的语文老师还不错,没有给我来个零分处理,这算是我的一个幸运。

之后类似的文字越来越多,续写莫泊桑的《项链》那次作业,我把后面写成了悬疑侦探类,玛蒂尔蒂在我的故事中不惜代价的去报复伏来士洁,虽然当年的描写非常幼稚,故事也漏洞百出,意图写成江户川乱步风格,最后写成了胡言乱语逻辑混乱的文字。不过现在想来那时候也算是有趣的一个事情。

现在的我,大抵是不会写这种东西了,但是我挺怀念那时候的自己。内心的柔软比现在多的多的多,也不会有因为想写点什么而绞尽脑汁无所得的情况。我一直认为只有内心柔软的人,才能更好的感悟到生活和世界的各个角度。我有点变的麻木和迟钝,我很想再一次抓着大山的腋毛散发散发文盲细菌什么的。

之前的我一直很骄傲的觉得,我算是周围那么一圈儿人里面唯一一个实现儿时理想的人罢。但是当很多人依然用奇怪以收入等很“普世”的价值来Judge我现在的生活的时候,我又很无奈的只能叹息。大抵这些人儿早已忘却自己一开始为什么走出第一步罢,为自己热爱的事业付出,真心无关财富,更多的在于证明自我,发现自我,完成自我。

最近好友钟超的小恩爱终于在App Store上线了,很棒,没多久就进了社交的Top 50,这算是一个非常棒的成绩。这个团队才三个人一条狗,做出来的产品却非常大气,用户体验也很棒,这是一直让我在思考的问题,这种成功的关键在于何处?不过,无论如何,恭喜钟超同学,他也算是大学期间朋友里面目前走的最艰苦,也是走的最棒的一位了。还记得那时候我在杭州实习,他未来买个ipad在一家苹果的销售店兼职卖电脑,常常早上六点多我和他两人做1个多小时的车子从杭州下沙感到教工路那一带,想想也算是峥嵘岁月,那时候的我们都以为会留在杭州,谁知最后一个跑的比一个远,衷心希望你越走越好,btw,晚上睡的早一点,每次我大半夜起来上厕所都还能看到你在线。

有空的时候应该抽个时间回杭州走走,就算什么都不做去西湖边上坐一下午,看看游船,看看游客大抵也是一种享受。大学四年路过无数次西湖却只去了两三回,这也算是遗憾罢。

于是的于是,这篇文字又跑题到了西伯利亚,东边飞来一只鸟,所以全文完。

放过自己比什么都重要

很多我的友人怕是都知道我最近陷入了所谓的失恋的阴影之中,非常感谢你们的关心,这里给大家报个平安,我很好,调整的也不错。

都说人的肉体是有超量恢复的,骨头折了的地方骨头会长的特别硬特别粗,心理上也是一样,每种经历都会让人的心智强健一些,说的矫情点就是——每一次都在孤单徘徊中坚强。

所以,我也算过来了那么一些个奇怪的现代人的情感,也就有了一些“超量恢复”所带来的思索。很多事情看上去匪夷所思,其实想明白了很简单,也很正常,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错,所以这个文章不是去谴责谁对谁错;当然也不是去缅怀什么温存,现实不需要缅怀,过去了就过去了,只有我这样的傻逼臭文青有时候需要依靠缅怀来获取一些忧愁从而激发灵感罢了。那么首先是对爱情的定义很重要,我不知道现在很多人是怎么看待爱情这个东西的,我也从模糊着去摸索去尝试去失败,然后渐渐的有了对于我自己的各种情感的一个阶段性的感受。

对我来说,爱情这个东西,就是心甘情愿的和另外一个人有钱一起花,有罪一起受

好吧,似乎粗俗了点,不过我真觉得就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现在很多矫情的文章会说什么什么有些话能和知己说不能对情侣说之类的,或者说有些东西不能让Ta知道,只能告诉朋友什么什么的,总之感觉似乎在一块就要特矫情的顾及对方感受然后不断的用所谓的“善意的谎言”去制造一些假象。何必呢?如果一个人都成你男女朋友了,你丫还要对人家有戒心,还要觉得有些话只能对你所谓的朋友说,那你就是一个傻逼。朋友很重要,但是既然是你值得托付的另一半,那么首先另一半应该是比那些所谓的知己所谓的朋友所谓的所谓都要理解你的,就算不完全理解,也是属于什么都可以说的。我知道,不管我讲多少道理也许都会有人可以反驳的滴水不漏,毕竟我不是律师,没那么好的口才,但是简单的想想,看看我们父辈,甚至爷爷辈的优秀和睦的家庭,都是无话不说的,都是没什么可以隐瞒的罢。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不管是善意恶意,只要是谎言,必定会产生沟壑

那么回到文章的标题,我是说放过自己比什么都重要,为什么前头却唠唠叨叨的说了那么一大堆关于男女朋友信任和交流的问题呢?原因么,很简单,大抵从我的失败的各种情感问题上来看,以及一些好友告诉我的事情来看,很多问题都是出资沟通失败,信任下降。上帝给你说话和写字的能力就是让你交流的,说不好就写下来,写不好就画出来,如果真有爱情,什么问题解决不了?问题都是拿来面对的,一个人尚且可以活着改变世界,何况两个人加上一份感情呢?

当然,会有人说你太理想主义了,现实什么什么的云云。或者说什么现在的感情都不纯粹了,现在的小朋友都想法复杂了。可是你可以保持你的纯粹,就是因为所有的人都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所有的人都浑浊了。只要你坚持总会遇到一个和你一样傻逼一样被大众觉得脑子出问题的孩子会和你抱有一样的想法的。所以,失败了不可怕,放过自己就好,不要因为不甘和不愉快而放弃自己坚持的本性,总有一个傻逼和你一样在四处碰壁等你出现。

突然想到一个和本文没什么关系的事情,就是Mini Dragon 写的关于正版软件《我为什么要反对盗版》的那个事情。其实,我也用过盗版,但是现在不用了,最近重装了系统把所有的包括把PS在内的盗版软件都删除了,留下的都是正版的,同时也买了不少软件。当然我不会去谴责盗版用户,我用正版,只是我坚持的相信着总有一天人们都会有很强的版权意识,到时候大家都是这样做的,而我只是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作出一个小小的表率,希望能够早日看到这么一天罢了。

放过自己,然后坚持本色,日子总会好的,不要轻易妥协这个世界,如果你正在痛苦不堪,向前看,也许你就是下一个乔布斯。

无他,唯有自强

我承认我是个很容易不安很容易担心也很容易迷茫的人。因为我不够强大——题记

谁都会有一些时候,没有人可以理解你的压力,没有人可以理解你的想法,甚至没有人支持你的选择。选择的背后,带来的往往是巨大的风险和无尽的困惑。前方也许荆棘遍地,也许是康庄大道,我们不得而知,我们总是试图用理性的思维去分析去探讨,意图窥知一点点,哪怕是一点点的未来,从而坚持自己的选择。殊不知,不管我们如何分析,如何研究,我们所选择的依然是一个极度不靠谱的随着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有时候有人会说,我没有选择,父母让我选的。其实你有了选择,你的选择是害怕的父母,你内心的恐惧让你选择了你的父母给你指明的道路。我不想这样,所以我一直在思考,什么才是适合我的道路。

很久了,我还是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我才知道,只是战胜自己内心的恐惧,只是拥有一个勇气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需要很多很多东西,比如魄力,比如某种无所谓的玩世不恭的态度。是不是我太看重自己的前方的道路,抑或太在乎自己的最终埋葬的结局?于是上天赐予我与生俱来的洒脱早已荡然无存,这是成长,还是退化?我大抵是找不出答案了,因为我陷入了自己的迷宫,一个似乎是无解的迷宫,我丢弃了钥匙,自然无法走到出路。

梦魇,这个词汇是我总是想要逃避的一个东西,我很少做梦了,似乎是自己强迫自己不做梦,或者是强迫自己忘记做过的梦,因为我最近所有有记忆的梦似乎都是让我喘不过气的。我内心最深处的核心部分,恐怕就是我的恐惧,恐惧这个东西很有趣,在没有爆发之前,你由于恐惧你会成为一个追逐的人,追逐的对象却是逃避,逃避你所恐惧的一切。但是当你直面恐惧的时候,你再也无法迈开步伐,只能任由恐惧的爪牙撕咬你的灵魂,粉骨碎身。

人都是渴望被别人了解的,所以会试图让别人了解。可惜人都是无法了解别人的,因为你不知道别人的思维。不管是萍水相逢的路人,还是一起生活的亲人,都不可能真正理解你的想法,我们总是习惯性的把自己的思维套用在他人身上,然后还责怪他人的不解风情,这就是人类的悲剧吧。

你恐惧么?

我自己问过自己很多次。我恐惧,非常恐惧。所以我选择让自己变的强大一些,因为越强大,你离开恐惧的距离就会越远,我从来没打算去战胜什么,只是躲避罢了,一直躲到一个暂时的乌托邦,足矣。

今晚上一个和一个老朋友聊了一下,大家虽然距离不远,但是互相很少有交集,因为选择的不一样的道路也就有了不一样的生活形态。挺好的,大家都走在自己牛逼哄哄的道路上,或许有的人和我一样在逃避着什么,或许有的人确实是人生的勇者在创造着什么,加油了,各位。

好久没有写那么多字了,一般我只有在不开心和压力大的时候才会大量的码字,而且都是一些不知所云的东西,都是一些思维的碎片,没人可以倾听的碎片,只好宣泄在这个博客上面。因为这些痴人的文字,没有人回去读懂他们,只有我这个苦逼的家伙,偶尔会来这里看看,然后翻翻自己一路过来的历程,嘲笑自己的无可奈何,转眼又是一世。

2011年5月26日夜

一点点思考

越发觉得,现在我的生活状态,趋向于短时间高度集中注意力,碎片化时间,中断式思考的样子。

所谓短时间高度集中,主要体现在做事情的时候。越来越少的会有大型的需要长战线的事情出现。这个也是一个整体社会意识的趋势所导致的吧,别的不说,就说计算机的东西。现在都是提倡简单、轻量以及高效。回顾一下,几年前,我们玩电脑,需要装各种东西,喜欢折腾的朋友必然有过一打一打的CD-ROM或者老一点的甚至有各种磁盘。我家里还囤积着过去不少的磁盘,以及好几百张过去刻录的碟抑或买来的碟。而现在,很多事情都简化了,浏览器和IM成为一般人最常用的两个东西,大量的工作都是在浏览器里面完成,获取信息,交流等等。而IM则是成为了现在最重要的一个人际交往途径。所以么,就有人提出云计算这种概念,一切都云端化,在云计算的世界里,如果发展到比较极致的状态的时候,你用电脑就不需要现在那么复杂的计算机,你只需要一个能上网能显示的终端,然后一切交给强大的“云”。

当然,我觉得这个完全用云替代传统的PC是不太可能的,纵使我们的网络发展的再快,纵使未来我们网络带宽大到让人忽略不计,但是我们依然需要能够离线工作的平台和工具。而且还有隐私问题,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些东西,只能本地保存的。所以么我觉得,趋势应该是小型设备会越来越云端化,而每个人都还是会有一台具有强大的计算能力的本地机器。比如蜂窝网络的发展,未来手机的带宽必然是会有极大的进步,比如说现在的LTE、4G等等。而熟悉Android,或者iOS的都知道,现在的手机智能操作系统是多么的需要手机性能,尤其是Android,没有1Ghz的CPU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流畅。那么,如果云端化,也许很小的性能就可以提供绝佳的体验,以及现在最让人诟病的电池续航问题也能够解决。而且手机可以做的很薄很酷,甚至全透明的那种也未尝不可,现在透明电路板不是以及有了么。

说到电池问题,倒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东西。比尔盖茨同志说,现在移动设备发展的最大瓶颈就是电池。想想也是,稍微凶猛一点的手机,续航都不尽人意。所以么,电池的问题也是未来几年的一个热点吧,就像最近好多厂商都在打太阳能的念头,不过么我觉得核能估计是没希望的,倒是学化学、学生物的同志们可以考虑考虑,弄个牛逼的电池出来就赚大发了,哈哈。

好吧,写着写着就写歪了,回归正题,下面说说碎片化的问题和中断式思考的问题吧。由于能够打断我们的东西越来越多,比如手机,比如电脑,比如上司,比如各种琐碎的事情,现在的人在平时的时候很难有一整块的时间去思考一个问题,往往是分时的来进行。比如我写《胶片摄影小助手》的时候,从只有界面的demo到所有功能都实现了的beta版本,实际开发的时间就2个多小时,但是现实中却过去了快2天时间。这是为什么,因为我的时间是断裂不连续的。大部分的时间我甚至都没去考虑这个程序要怎么设计,只是偶尔突然想到要个什么功能,于是就坐下来写一个提纲,然后迅速实现,就这样断断续续的完成。

当然,包括我的父母在内,许多人都担心这种断断续续的思考和工作方式是不好的。从许多人眼中看来,这是一种不专心,甚至可以说是三心二意的想法,似乎效率会很低。但是,从我个人实践以及一些思考后我觉得,其实没有关系,往往真影响效率的,不是你没花大块时间来做一件事情,而是因为你做的时候不够专注。

我提倡有灵感就立刻实现,没灵感的时候迅速转移注意力。灵感不是屎,靠憋是憋不出来的,灵感来自生活,或者说的玄乎点来自你的潜意识。我经常看书看着看着就突然想到一个想法,迅速起来,实现之。以前的时候总是被教育要迎着困难上,而我觉得我们应该绕过困难抵达目的。再强大的力量,也有穿透不了的障碍,但是水却可以绕过障碍而继续流动,就是这种感觉。遇到困难,不要蛮干,不要工作狂,不要死命的卡着,想想别的办法,能绕过就绕过去,解决问题就好,没有人会因为你比别人多花了3天完成这个人物而崇拜你感激你,只要你做的足够好,没人关心你逃避了多少困难。

魔都流水账

今天和 zypatroon 一同去了魔都拜见 Baryn 正太大神,一同玩的很愉快,好的,写完了。

好吧,如果真这样写完了,肯定会被打的,囧囧

今天去了星光摄影城,还是比较失望的,没神马特别的地方,就是那些普通的套机镜头等等,也许是我去的星光不够给力吧,啊喵~

中午吃了斯密达烤肉料理,好吧,我承认啤酒我点搓了,纯生真难喝。。。肉很给力,吃的很爽~下午在 coast 喝咖啡,我喝了摩卡,偏向苦一点,奶油也不甜,总之,没有摩卡的感觉~好吧,也许是我对摩卡的定义有问题。

Baryn 还是一如既往的白嫩~Baryn 嫂子果然犀利,查岗2次,我们不得不hi,hello,好了两次,囧囧,基情无限啊啊啊

中途偷拍一张 Baryn ,被发现,删除,ToT

聊了各种事情,说实话收益还是蛮多,不仅仅是玩乐,还有生活,还有奋斗,还有方向

好吧,各位,good luck and enjoy life

你幸福么

今天去了诸暨,晚上回来,这个标题就是和大舅讨论的诸多话题之一。幸福,是一种感觉,一种令人感到愉悦,积极,温暖的情绪。你幸福么?

于是,这个问题就被抛向我们,老一辈的幸福我很难确切描述。但是意识上面还是略略知道大约是个怎么回事。老有所依,老一辈的幸福,更多的建立在家庭,情感的和睦以及舒适上面的。所谓的“家和万事兴”,说的大抵就是这个事情。其次就是健康,身体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万贯家财也换不来一个健康体魄。最后就是快乐,人生在世,活得自在快乐,自然是人人都喜闻乐见的事情,快乐的重要性也无需赘述了。

那么,我们这一辈的年轻人呢?我们的幸福感来自何方?我着实迷茫了。似乎,我们一直都在选择逃避,而逃避却又由于不幸福。玩游戏,为什么,有时候是因为无聊,不满足,空虚,不幸福,所以玩;有人飙车,有人泡吧,甚至有人 ONS 等等等等各种或疯狂,或趣味,或单调,或邪恶的折腾着自己的生活。我敢保证,你随便抽取着些人的一些,问:“你幸福么?”

答案恐怕是:“我不幸福。”

我们丢失了幸福感,甚至丢失了寻求幸福感的动力,我们甚至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有人说,这是优越的生活滋生了蛀虫;有人说,这是长辈的溺爱造就了废柴;也有人评价,这是垮掉的一代,失去了主心骨的一代。

我总是天真的认为,一个人群,是否有潜力,是和幸福感成正比的。只有处于幸福中的人,才有强大的效率,强大的能力,强大的动力。幸福感来自哪里?来自内心,也来自四周的每个人对你的辐射。幸福,可以只是你完成一件小小的事情,也可以是你达到一个不大的目标。甚至,幸福不是说你什么都获得后你就拥有了,而是当你去追寻的时候,你已经拥有了幸福。

我们可以让自己幸福,也可以让他人幸福。一个篇好的文章,一句好的关怀,一幅好的照片,一段好的音乐,都可能勾起人无数幸福。对人和善,对己和善,平和的心态往往比较容易看到生活的细节。我们往往太浮躁,浮躁到让幸福一次次擦过我们飞驰而去。拥有目标,拥有理想,就是富有;走在前方,不断前进,就是幸福。

你幸福么?

我想,我幸福。

一年又一粘

啊,原谅我恶搞了那么蛋疼的标题。
不过,每年这个时候,亲朋好友都会粘在一起,过年,吃年夜饭,祭拜祖先,看春晚等等。
而我今年,居然在写程序。而且是很快乐很high的写程序。对,就是那个胶片的程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小程序有了那么大的激情,那么多的心血都淡定的注入进去了。连续5天,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就一直写代码,甚至腰因为坐久了有点酸痛,估计正月里面要好好休息下。
然后呢,今年过年很给力,这里要感谢@柠茉 小姑娘,哈哈~
那么,新年自然要有新的计划。
新的一年,要活的更加简单,简单以及简单。
简单而强大,才有能力保护自己所深爱的一切,不是么?
最后,放上新年烟花,一如既往的走的简单风格。没有出彩的地方,但是那就是我:)
IMG<em>9930
IMG</em>9926
IMG_9929

昨日小事

在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一开始写的是“今日小事”,突然抬头一看,居然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于是就翩然改为“昨日小事”。
昨天一天过的算是值得在记忆中留下一笔,昨天去了同学会,这是我高中毕业第二次参加同学会。依然是吃饭唱歌做游戏神马的。有的人变化很大,有的人几乎没变化,比如我。当然,不同的人不同的气质倒是在过了那么一些年后更加明显,也算是一种凝聚吧。金老师生了个女儿,挺好的,蛮有趣的一个小孩子。好吧同学会就略过吧,想说的我都说了,不想说的么,那就不说了。
晚上回来,继续开发那个胶片摄影小助手,把景深计算器的功能加上去了,然后版本更新到了0.3beta,发布在这里
http://www.zerob13.in/photographyhelper/
还有一个发布的地方是N多市场,地址在下面:
http://www.nduoa.com/
这里我要吐槽一下国内的几个android市场了,n多算是做的比较晚,但是比较好的一家,安智和安卓都是rom起家的论坛,所以在rom里面绑定,赚了不少用户。但是安卓的审核真tmd慢,安智的审核是脑残。n多的就比较好,有问题没问题都会主动联系你,比较有人情味,而且方便,很多事情你和人交流就好的多。安智的那个兼职脑残的我无语。我一个看源代码的软件放上去,这个明显是只能打开代码文件的么,他去打开其他的可执行文件之类的东西,然后说我fc还是无法显示就是bug,不通过。我说,你拿看pdf的东西去打开avi试试?太脑残了。
好吧,吐槽完毕,希望大家多支持胶片摄影小助手,这个软件还会不断完善:)

假期宅.书摘

处理了两张照片,先发了:
IMG<em>9466</em>HDR

IMG_9425

然后是最近的书摘:

《沥川往事》

No dream is ever too small; no dream is ever too big.
Practice random beauty and senseless acts of love.
Happiness is not given but exchanged.
Truth fears no questions.

幸福不是给予,是交换么?哈。

唯恐你的生活过得和他们不一样。罗素不是说,参差多态才是幸福的本源吗?

喜欢孤独的待在人多的地方,在偶偶众生中 哀愁,难怪在非洲地部落里,一个即将死去的人,会被人围着,在火圈中跳舞。在哄乱的人声中死 亡肯定好过独自面对恐惧和哀伤。

孤独总是伴随在热闹的身边,如同光与影,不离不弃。

爱,是一种礼物。不是你能给,才表示你有。而是你给了,你就有了

你给了,你就有了,我靠谱,你随意。也许,想的再复杂也不过就是那么寥寥数语就总结的简单道理。

《我的波塞冬》

初恋是用来哀悼的,不是用来尊重的。

如果我突然一下子蹦到三十二岁,连孩子都有了的时候,那该多好,我每天就没有别的事儿了,就是想给孩子他爸每天煮什么饭吃

这本是很淡的感觉,《翻译官》的作者写的另一本书,带点神话,带点童话,带点现实,带点青春气息。豆瓣上有个评论说这种小说太理想化,只会把姑娘教傻,应该让男人去看。于是我去看了,于是,我觉得,傻一点的姑娘也没什么不好。

《沉默的大多数》

大呼小叫说要去解放他们、让人家苦等,倒不如一声不吭。忽然有一天把他们解放,给他们一个意外惊喜。

这本王小波的书,是考试前开了个头,到现在还没看完,不过开篇没多久就看到这句,感觉是在是心头深深的共鸣了下,于是一反常态的在还没看完一本书就把这本书的摘录同步到了电脑上。

《阿白白 – 微光》

我不介入两情相悦的感情。爱情并不无敌,所有感情都脆弱不该试探。是,我知道以我条件,若强行介入了,可能可以让她有所感觉,但是那样只会让她心烦。感情世界里,三个人太挤了,我宁愿远一点。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有了类似的信仰,也许是逃避,也许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坚持,不过,就那样过着吧。

一步一步的走出别人的生命,走进自己的故事。她什么都看不见,唯一从指缝中漏进来的,在她前进的方向,细细茸茸暖暖的,是光。

这本书,是考试前的那段岁月让我最有触动的一本。也是我忘记的最快的一本,到现在,我几乎记不住内容是什么,主角是什么,干了什么,唯一记住的就是这么两句话,像是灰尘缝隙中透射出来的金色光芒,难以无法忽视,无法蒙蔽。

《西决》

外面的世界固然大,固然好,可是生活这个东西,说穿了,哪里不一样。她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不知为何,总是看不透这一点。总是义无反顾地折腾,好像非得把属于故乡,属于平凡生活的烙印全都打磨掉,就可以证明自己不同凡响。

最近,各种亲朋好友出国的出国,意图出国的努力着,已经出国的安稳着。也有人让我也出去吧,我却不乐意。只是觉得,都一样,只要坚持自己的理想,不管在哪片土壤上我们都能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秉性如此,然后就像块吸铁石那样,在不知不觉中,吸引人海里和他们同样天真的女人。天真其实不是一个褒义词,因为很多时候,它可以像自然灾害那样,藉着一股原始,戏剧化,生冷不忌的力量,轻而易举地毁灭一个人。我想小叔最终还是意识到了这个。所以在身败名裂之后,他选择了收敛。

两个人之间真的很奇怪,有了分歧的时候,永远百分之五十对百分之五十,投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那就只能看谁愿意屈服了。

夜晚时候,所有建筑物都比日光下表情丰富。因为没有那么多人进进出出,它们终究可以卸下一些伪装,然后暴露出自己蕴涵于身体最深处的庄严。总之,学校里那条通往各个教室的,蓝紫色大理石的走廊总是给我这样的感觉。南音他们班暗沉沉的嘈杂声就这样隐秘地传了出来。按捺不住的某种兴奋和骚动。然后我就看见,居然有别的班的学生,也往南音她们的教室里跑。教室的后门大敞着,进进出出的但是默契地压低说话音量的孩子们,预示着有什么东西正在酝酿。我用鼻子闻得出来,那种令人心跳的,筹谋什么的气味。

所以世界上的男人们都会像苏远智那样,选择一个端木芳那般合适得体的伴侣,而放弃他们生命中那个晚霞一样最美好最热烈的姑娘。

《西决》较之《东霓》比较内敛,如同西决的个性一般,淡泊,平静,温暖却有别人不曾有的韧性。其实谁都一样,有坚持着的事情,不管是宏伟还是平凡。

《东霓》

我总是在最糟糕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发现,其实我还是喜欢活着。没错,就是活着。比方说现在,我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店里,恶狠狠地打开一罐啤酒,在雪白的泡沫泛滥之前,用我的嘴唇截住它们。它们在我的舌尖上前仆后继的粉身碎骨,那种酥麻的破灭,就是活着;比方说刚才,我失魂落魄地冲进了这个属于我的地方,拧亮墙角的一盏灯,一片漆黑之中,江薏送给我的老钢琴幽幽地浮现出来,就好像在那里耐心地等了我好久,我咬着牙注视它,突然无可奈何的一笑,那种酸涩的经绷着的视觉,就是活着;比方说比刚才在稍微靠前一点的刚才,我像是颗燃烧弹那样冲出了三叔家,冲到了楼底下,我让我的车勇敢的在马路上一次次地超过他那些个半死不活的同类,老头作证,我有多麽想把方向盘稍微偏上那么一点点,那种强大生猛的没法控制的,想死的欲望,就是活着

《东霓》,《西决》的姐妹篇,不管怎么说,《东霓》的描写更加深刻了,更加立体了,更加让人身临其境,难以抽身了。我是一口气看到凌晨3点读完这本书的,但是我却只摘录了那么小小的一段,不是《东霓》不够精彩,而是我无暇停下脚步摘录。

《告别天堂》

我总觉得在地下停车场里,汽车们聚集在一起,你会发现其实这些车都是有生命的,每一辆都有不同的表情。就像我们高中时的自行车棚一样。不过那时候,自行车棚还有另外的用途,我和天杨曾经在自行车棚的最深处第一次接吻。那回我们一不小心弄倒了整整一排自行车,它们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和谐有序地倾倒,金属撞击的声音美妙绝伦——引起守门老爷爷的一声怒吼。

要知道你出生并成长的地方直接影响你灵魂的质感和成分。

出生的地方,直接影响你灵魂的质感和成分。我在那么一个柔和的,温柔的,平静的,慵懒的,古老的水乡出生,我的灵魂似乎也带上那么一丝闲淡和清泊。不过,这片土地的冷漠,哀伤,甚至鲁迅笔下的劣根性,大抵也深深轧入我的灵魂罢。

“珍惜黄昏的村庄,珍惜雨水的村庄,万里无云如同我永恒的悲伤。”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我的琴声幽咽,泪水全无,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我只是觉得,当大家都心安理得地做一件错事的时候,我最好的选择好像也是跟着照做——这本身很混蛋。

唇齿相依,唇亡齿寒。我们就剩下了对方。我们只能相亲相爱,别无选择。

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怕她。这没什么丢脸的。不过你要记住一点:你可以怕她,但是你不能忘了,你怕是因为你爱她。你爱她是因为你看得起她。她没有权利利用这一点让你顺从她。如果你发现她在利用这个,你就要毫不犹豫地离开她,懂我的意思吗

夕阳在街道的拐角奋不顾身地流着血。

《告别天堂》是笛安的经典作品,较之《西决》《东霓》,这本镌刻出来的,恐怕是只有故事才能看懂的故事。这本书,撕毁的,是年轻的美好,却又在另外一个层次上描绘了更加绚丽的青春。看完这本后,真确实觉得,言情小说应该是男生看的。

无关生活,只是感觉

今年的冬日的夜晚真是凉,透心的凉。即使没有什么大风,我也恨不得把自己裹起来,或者说,多长几层膘也不错。
总之,很凉。
本来,冬天么,冷就好了,可惜这个冬天给我的感觉却是凉。有什么不同呢?冷,就是那种感觉到无处不在的温度的降低,比如冷却什么的,有个过程。凉,就是那种冬天的时候邪恶的小朋友把冰凉凉的小手“嗖”的一下插入你脖子里,“啊,哦哦哦哦哦”的刺激感,是一个突然。
晚上走在教学楼下面,自习了一半,出来透透气,顺便冷却一下脑子。抬头,只有月亮和稀稀拉拉的几粒星星,像一块黑布扯破了个洞,又轧了几针似的。似乎,再某些时候,我也开始忍不住抬头看看星星了,这算是生活从我生上碾过的痕迹么?
不知什么时候,所有所有的人都变得具有无比的攻击性。似乎只要有个宣泄的攻击目标,人们就会如同恶狼一样一拥而上,然后撕咬,吞噬。
不知什么时候,生活开始需要不同的伪装,大家都是差不多先生,过着差不多的每一天,看着差不多的每一幕。拱了好菜的往往都是蠢猪,占了高地的常常就是傻鸟。当然,这没什么,只不过是一种规律,一种一群群的人围观合作而成的整体表现。说的伟大点和蚂蚁的群集智慧没有什么不同,说的难听点就是随大流混日子呗。
但是呢,那些渐渐磨灭的个性棱角是不是能够抓住最后的尾巴再疯狂一次呢?刚刚看到一则报道,研究发现,由于我们的学校过度的打压所谓的“早恋”问题,现在高中生gay越来越多了。当然,我对gay没有任何偏见,不过就是自己的选择罢了。但是呢,我想起一句话,所有的父母都希望孩子在读书的时候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远离爱情不谈恋爱,然后一毕业最好就立刻有个人品好,工作好,相貌好,最好还有房有车有存款的立马敲定结婚生娃。做梦呢这是。
在情感最丰富的时候,我们去理性了。理性完了,不好意思,不会感性了。
好吧,又扯远了。
常有各种朋友哥们姐们和我说:“大叔,你寂寞了。”
我真的是寂寞了么?我极度怀疑。因为对我来说,似乎和姑娘出去吃饭娱乐等等等等所导致大脑皮层产生的多巴胺,也就是兴奋和哈皮,远远没有买个新数码产品来的多。不管那个产品是 Mac 还是只是一个 U盘。所以,从很大的程度看,我不爽,往往是因为没钱买数码产品折腾了。真可悲,不是么?
不过么,不管是可悲可怜还是可叹,这都是我的生活啊,都是我行我素的态度啊。我妈说我不懂拒绝不懂调节,太在意周围环境太在意他人看法。貌似我还真是这么一个玩意,我没有棱角,那只是外表,很不幸的是,我的棱角都是向内部的。如果说我的外表是一个球体,那内部估计就是和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地刺差不多。我忍受不了很多,比如无法忍受有一个键按下去手感和其他键差比较大的键盘,无法忍受略略有偏差的鼠标,无法忍受用过的文件还在桌面上,无法忍受没有顺序的任何文档,每天睡前要安排好明天一天的生活主要要做的事情,然后第二天几乎丝毫不差的去完成,一点点改变就会很不爽等等。好吧,这是神经质么?也许是,不过这和草履虫,变形虫一样,都只是自己的生活方式罢了,对自己负责足矣。
以前听过那么一个说法,世界上分两种人,一种在别人身上留下自己走过的痕迹,一种在自己身上留下走过的痕迹。我恐怕是后者。不过,无所谓,我觉得随便就好。
不知何时,我突然发现自己不再抱怨了,因为没有人乐意来听你抱怨,也没有人愿意来听你诉说了。所以,纵使各种不爽的想骂街,想比起中指,想挥拳问候,都化作淡淡一笑,甩甩手,故作潇洒的走过。这算是成长,也算是悲哀。越前进越孤独,越向上越寒冷,这本来就是生活的规律不是么?一切才刚刚开始,路途还远着,可惜寒冷却来的那么快。
今夜,很凉,透心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