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夜小语

本来早就躺在床上了,不过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个事儿没做完,就起来处理了一下,顺便给自己服务器的nginx,php以及各种依赖包升级了下。清理了一下日志,删了一些过期缓存。

当我打算关掉电脑的时候,断开ssh的一瞬间,看到了一个目录,这是一个在我自己服务器和本机上都建立的一个文件夹,一般用来丢一些我不想删除又长时间不会去看不会去处理的东西的地方。于是习惯性的切换到了那个目录下,翻看了一些大二到大三的影音资料。有给朋友过生日的视频,也有在工作室瞎拍的视频,有以前随便按的照片,也有从朋友人人相册扣下来的照片。总之,各种各样,杂七杂八,唯一共同的点就是,当我看到这些的时候,总能会心一笑,然后狠狠的被戳中泪点。现在的我,忽然已经看不懂当时的自己为何能够为那么简单的事儿笑的那么开心,我也不明白一年前的我为什么可以看日和看二十几遍笑二十几遍。我后来想想,大抵这就是成长罢,我猛的发现我已经和过去的我产生了代沟,我只能站在鸿沟的这头,悲伤的看着对面的自己,他微笑的对我招招手,我苦笑的对他摇摇头。

不知道是不是秋冬交替的关系,最近情绪变得很敏感,总是被各种戳中点。周二晚上做一个Keynote,打算周三团队文化修养分享会上给大家讲讲以前在船上拍捕捞迁鱼的故事。做着做着,突然看到当时拍的一个老人家,想起我爸当时告诉我这个老人家的年纪挺大了,还来迁鱼,老当益壮,我还特地给了几张特写。一时突然想不起纠结是多老的老人家,便下意识的走出房间开门打算去隔壁屋问我爸。大抵是思考问题太投入,直到打开门的一瞬间,我才反映过来,我并没有在古越小城的那个倚水而居的家中,我只是在一个被分割成n份,我只租用了十平米的魔都小屋子里。顿时被自己戳中泪点,其实离家并不远,只是短短的不到两百公里罢了,可惜这世上能回家的人总是如此的相似,而回不去的人却总有着不同的理由。

既然起兴了,就索性挖出了我的备份硬盘,翻看着08~12年的照片,从不修边幅胡茬中长发猥琐大叔到卖萌装逼嫩人再到现在的张江苦逼屌丝一路走来,知识多了,想法多了,理解深了可快乐却越来越少。我不会觉得这少下去的快乐是可以通过逃避抑或所谓的说走就走的旅行抑或更加扯淡的再走一次青春就能找回的东西,这只是代价而已,你要得到,就要付出,就是那么简单。就像现在的我,只能在记忆和影像中会心一笑,笑的泪流满面,我怀念很多,想念很多,但最想念的还是那个可以轻松乐在其中的自己。生活没有逼迫我做任何改变,可我已然拿一些应该是很珍贵的东西换取了另一些宝藏。

当然,也不全然忧伤,最近最大的变化是执行力,昨日擦拭我的电脑的时候(这是我为数不多的奇怪爱好,记得大学的时候还喜欢给别人擦)发现机器底部有个小小的划痕,当下觉得需要弄个保护壳来保护下。早上起来,发现润肤乳和纯净水也用完了,当下决定,晚上下班跑一趟陆家嘴搞定保护壳,然后回来路上去一下屈臣氏买润肤乳最后上楼前搞两小桶水。难得的是,我这回难得按计划完成了这事儿,按照我这种拖延症一贯作风,多半会各种拖拖拖到天荒地老,不过我想,有的事儿还是得想做就做,这样才会让自己满意,正如,我现在正穿着睡衣写这篇博客一样。

我几乎每天都会迷茫那么一会儿,那时候我会问问我自己,是什么让我选择了今天的生活。幸运的是,到现在为止,还是我自己,这也是为数不多值得自我安慰的地方。既然如此,还是好好睡去罢,明儿又是全新的战斗。

写于2012-10-25 日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