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上半年的最后一天

昨儿是2012年上半年的最后一天。也是我2012上半年过的最难忘的一天。

昨天跑了一趟杭州,突然以游客的身份去杭州的感觉真心很奇怪。虽然只在杭州呆了短短的四年,但是杭州对于我来说情感上已然是第二家乡。当然,同行的还有一直叫嚣着要去杭州却因为各种睡过头以及其他各种不可抗力导致没去成的Iris童鞋。行程异常的简单,城站-》河坊街-》西湖-》城站。中途和阿帆擦肩而过,可惜没能遇上,也算是一个遗憾。

毕业的时候,我是如同落败的公鸡一样,匆匆逃离杭州。没有做太多的告别,甚至都来不及依依不舍。给室友们以及大学里面重要的人们一一发了告别短信,回家的路上时不时手机震动一下,感谢你们的出现。逃离后的第一次回归,居然是如此的情况下发生。城站打车的地方一如既往的排队+闷热,Iris表示忍受无能加吐槽无能。跑出去打车么,想也不用想那么近的路途,不拒载你拒载谁。

杭州的风景么,一如既往。走过路过看过,历历在目。吃吃喝喝拍拍照片,一下午的时间转瞬即逝。说起来虽然去了那么多次西湖,我居然昨天才头一回在断桥上正儿八经的走了走拍了拍,之前要么是远远望望,要么是匆匆路过。话说西湖的荷花有一些花骨朵了,大抵到月底就会绽放吧,天气真是越来越热了。

归途还是发生了一些比较囧的事情,比如以为要错过火车了而一度狂奔,最后发现是自己看错了发车时间,到候车的地方还有大约20来分钟,也算是刚刚好。之后就是上车,滚回魔都。

比较神奇的是之后在魔都的事情。到了魔都跑去Apple Store给我的新Pro买内胆包,买了个巨骚气的橙色Neoprene Slim Sleeve.之后吃饭么,上菜各种慢,而且某拉面各种上不来,可能是面粉还没活好罢。。。到最后也没吃到,只好退了。吃完出来,去门口听了会某高富帅卖艺人弹唱,Iris共鸣颇多,我这种毫无艺术细菌的人就淡定的在一旁拍照,从手持1/10s一直试验到手持0.5s的长曝。其实在听曲子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随着我自己的成长,我越来越难以被这些艺术作品,表演抑或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而共鸣,感动甚至有所悟。不知道这算是变的淡定稳重,还是变的麻木不仁,我很难区别出两者。

但是,不管如何,就算是现在这个没有了艺术细菌的我,已然在昨儿那个席地在天桥底下听弹唱的时间中,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昨天的杭州暴走行也让我解开了匆匆逃离时留下的一些结。我很多时候还是一个懦弱的人,有些问题不想面对就远远逃离,所以才让一些应该去告别的地方不断的和我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总会过去的罢,或许下一回,我就真可以泰然自若的说,再见,杭州。

ps:话说在河坊街的时候遇到工商的小朋友在推销钱江晚报,貌似是关爱自闭症儿童什么的,于是我也捐助了一点,毕竟钱江晚报还是不错的,另外毕竟我也无数次去工商蹭人家校园拍照,再加上自闭症的小朋友我一直都觉得挺可怜的,很多时候精神上的折磨远大于肉体。

pps:回去的路上,我习惯性的做了一站就想下车。果然2了,以为自己还在上班从张江回龙阳路。。。

ppps: 昨天其实挺累的,因为前一天晚上在公司奋战了一下,好久没有那么充实的写代码的感觉。

pppps:此文纯粹流水账,最后送上昨日在杭城卖萌图一张。

IMG_2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