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天使一半恶魔,送给已然远行的2012

那燃满天边的红色,不是噩梦,只是晚霞——致2012这一年

是我欠自己好久的博文了,昨天断断续续的打了几千字,却被一个无聊而无害的玩笑搞得一点不剩,罢了,或许昨天写的内容本身就不愿意现世吧。2012过去的很快,没有末日,也没有无尽的黑夜,忙碌而贫乏的日子妥妥儿的填满了整年的日程。这年的关键无非就是从一个张狂的学生转换成一个平淡的上班族罢了。虽然年年总有跌宕起伏,一如既往,我还在前进。

2012年2月22日,我去我厂入职实习,同日凌晨,失恋。一夜无眠,但仍然9点准时出发去入职培训。走完流程,下午与同事见面后立刻投入了工作,第一天看了大半的代码解决bug一个,也算是个不错的开始。我还记得当时我的boss问我有什么爱好,我说摄影,他立刻哈哈大笑曰:“单反毁三代啊。”当时带我的哥们,在不久后离职去了4399,这个哥们给我颇多帮助,很大程度上给我从学生转变到码农的过程中带来了帮助,感谢一个。虽然说了那么多入职工作,但其实那段时间的主旋律已然是失恋后的心态。我不是乐天派,我过得很苦逼。每天除了工作的时候可以全身心投入到工作然后什么都不想以外,其他时间都无比煎熬。感觉时间像是被稀释了一万倍,然后参杂这铁屑缓缓淌过我的伤口,无尽的疼痛,无尽的失眠,我自己也不明自己在痛苦什么,大抵只是失去,大抵只是空洞。

直实习到四月底,回了学校,准备毕业的事宜,论文和毕业设计都是轻松自在的完成,大抵痛苦的就是那些告别和如同行刑前的最后的疯狂欢愉。那些岁月,每个同学都变得可爱,无论他是你曾经想一把拖到厕所按在蹲坑喂翔的学霸,还是朝思暮想有事没事意淫撸一把的女神,因为我们都很清楚,此去一别再见便不知何年,有的人甚至就是永别。有时候自己也很矛盾,希望自己和家人平平安安,也希望朋友们身体健康,却又担心是不是太贪心要的太多而又一无所获。总之,诸位保重,无论天涯何方。毕业的时候,我从头至尾除了搞笑就是在发神经,大抵这样就可以掩盖我内心的无可奈何的汹涌感伤。我也曾在夜晚说,我大抵是不会习惯没有可以吐槽的室友的生活的,也不习惯吃完饭后没法叫个人一同晃悠校园,吐槽吐槽学霸和学霸们那种生活的。的确,至今尚未习惯,只是被迫接受而无里反抗吧。回去读书么?那也已然往者不可追矣。

业的重头戏,大抵在于和萌主的告别以及和室友的出行吧,海南三亚,我们毕业旅行的地方,反正就那么走走停停,看看风景,强大的室友们安排好了一切,我只需要跟着晃悠就好。大抵就是那时候和现在的女神混熟的罢。通宵电话打得第二天都没力气起来去吃海鲜大餐。不过后来想想,也值了,多少还骗到一妞不是么。女神的出现算是给我几个月来的乏味生活增加了一剂良药,有些空洞飞快的愈合,有些情绪也很好的恢复。不过么,凡事都是平衡的,所谓的毕业旅行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马上我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上。面对我的是比实习的时候强大的多的强度,很多东西始料不及。

运的是,我还是扛住了,这多少还是给自己多了一点信心。原本以为像我这样又傲慢又懒惰的人会很快的败下阵来,多少还是坚持过来了,貌似事儿还做的不错。不过努力工作的代价总是忽略了一些情感的事情,和女神的情感跌宕起伏扑朔迷离起来。如同夜晚远处雾中的路灯,闪烁的黄光也不知道何去何从。不过还好的是,只要愿意坚持的人,无论多大的问题,最后总能过去,就想所罗门王的戒指上的谮言一样:“这也会过去”,一切过去,风平浪静,当我们现在可以安静的坐下来享受生活的忙碌和苦逼,谈论岁月的无趣和苦恼,大抵这才是生活,就像我可以安安静静的坐在窗口写着这片不知是啥的总结未尝不是一个好结果。

年大家都不容易,不仅我,家里也一样,不过困难再多,总有解决方案,生活还是要继续,无论是啥妖魔鬼怪,先冷静下来就已然解决一半问题。大哥光荣升级当了爸爸,喜得千金,这大抵是我们家族今年最好的事儿了,小朋友总是很不错的,开心就笑,不开心闹闹然后接着笑就好了。过去的朋友们,虽然我离你们越来越远,但每天早上拉屎的时候,我都会很专注的去刷一刷你们的博客,看看你们的近况。笑笑和姬哥生活很充实,都快成国民偶像了,不错;王老板似乎日子略苦逼,但是黑富帅你的内心的坚定在就一定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我一直坚持相信你是那种一遇风云便化龙的人,耐心储备力量吧;萌主在犹豫不决何去何从后,总算也有了目标和方向,就算路途再多风雨,总能走到有光的地方,加油以及好运;文老板也终于跑去大英帝国当学霸高富帅去了,挺好的,等你学富五车归来拯救我们这些奋斗在第一线的民工们;同样在大英帝国的在业内同学,虽然这一年遭遇坑爹的事儿太多太多,不过师太心态如此强大,我还是默默的相信最后命运的回报一定也会丰厚无比;小推在杭州工作似乎也还不错,至少从我们那个坑爹的微信群上看日子挺好的,早点找个妞吧;Shine同学也是有了伟大而坚定的方向,btw恭喜终于脱离windows,后面的日子加油,早日实现理想早日改变世界;室长作为我们这坨人里面最帅最稳重最受女生欢迎的人,妥妥儿的一马平川在HK混烟酒生混的不亦乐乎,妥妥儿的早日回归大陆啊;B哥虽然和室长在一个地方,由于装逼太严重表示完全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总之还能装逼就表示混得不错,挺好的;Ray同学在美帝生活滋润,希望你万事如意早日达成心中所想;唔,还有女神,考研完成后就继续好好当烟酒僧吧,能坚持自己的想法这是很棒的一点不是么;还有太多的朋友只能通过等等来进行折叠概括,如果你看到了等等,那说明我写的就是你,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只有朋友才会来看的博客。

2012的心态,就想沸水变得平静一样,激烈过,沸腾过,最终还是心如止水的毫无声息。2012年,最有价值的还是想明白了许多事情,有得有失,就像故事里面说的那样,曾经觉得重要的不得了的东西后来都显得如此渺小和无所谓,比如节操,噗,开个玩笑;曾经觉得一文不值的东西突然却变得如此重要,比如微笑,噗,这不是玩笑。最近看了一本诗集《等我胖了再揍你》,就用里面我最喜欢的一首小诗来结束这篇不知所云却又未曾临表涕零的总结吧

我切菜的时候你最好不要说话

肉切好码在盘里 正切胡萝卜 房东走过来 看了看 肉炒胡萝卜啊 我没说话 待他走后 把胡萝卜片 切成胡萝卜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