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对生活悲伤

本来是想写一写这几天的感悟的,最近开始和同事一起去游泳,泳池里短暂的脱离网络可以让自己很好的思考一些事情。

不过想着想着,又些莫名其妙的悲伤就涌上心头。大抵这季节就是容易叫人情绪波动罢。今天雾霾又爆表了,早上睡过头了,也忘记带口罩,到了公司喉咙已然有点干涩,不由更加悲伤。

再年轻一点的时候,喜欢跟风玩一些酷酷的东西,比如 09 年单反热的时候玩单反,13 年无人机热的时候玩无人机,然而想想,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智障一般的行为。但是不要悲伤,毕竟这也是很好的经历。

过了几年后,就想明白,其实还是应该去追逐自己心头好。比如摄影这事情,就算只是热爱器材也是一个好事,多赚钱买些好器材,一年用个一两次,也蛮爽。就想我后来还是觉得喜欢折腾电脑,就一年攒了两台机器。就是很开熏。

关于不待见的人。发现这事儿其实也可以处理的简单,因为不待见的人总是有的,你可以选择屏蔽掉,也可以选择让自己去适应。我选择屏蔽掉,就让我活在我自己意淫所得的美好世界里罢。反正该有的损失也不过是为此付出的一点点代价而已。

总之努力是基本很难有回报的,所以就和做产品一样,小步试错,也许那天老天爷瞎了也就成了。

开刀小记

小时候有一次阑尾炎,以为要开刀,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离动手术最近的时候,我其实是很惶恐的。我记得那个晚上,我想了很多事情,给自己做了很多心理建设,然而第二天莫名其妙的好了,就没开刀,到现在也没再复发。直到了前不久,我的屁股上开了人生中的第一刀。

去年年初的时候,屁股上就有了个囊肿。疼了几天就消退了也就没有在意。过了半年多,有一段时间特别的疲劳,便又复发了一次,在最后,15年12月左右的时候,又一次复发。这波实在是觉得不能忍了,刚好年底了手头工作上的事情也不忙了一点,便跑去医院看医生。

医生一看屁股上的,如临大敌,二话不说让我搞了一发 MRI ,然后确诊确实只是囊肿而已,并不是肛瘘什么的。医生满意的笑了(注:给我看的医生长得蛮帅),然后说先擦药膏,等消肿了来约手术。

看来还是要开一刀啊。我内心想着,然后又回去了。

过了一个月,终于约到了手术,本来以为要过完年才开了,想不到年前就开了。那也不错,正好是最不忙的时候,医生和朋友都说,这个手术很简单,不疼的。然后我知道,果然是不能信的。

当我换上病人服躺着病床上的时候,四周都是和我一样的胖子,一上午一个医生要开三台这样的手术,看来确实是小手术。然后我就毫不在意的进入了手术室。医生让我趴着,我就趴着了。

两个医生开始在我的屁股上找囊肿,可能因为这波恢复的不错,一直没找到。后来又是捏又是拧,终于找到了位置。然后主任医师说了一句让我内心一沉的话。

“先生,你这个创口会比较大,面积有点大啊。”

这……

然后就是啪唧一阵,说给我打麻药,有点疼。不过马上麻药就起作用了,然后又是啪唧啪唧啪唧好几针,看来病灶真的是有点大,要麻醉那么多次。我心想,这波应该不会疼,都用了那么多麻药了,不如睡一觉。

刚闭眼,卧槽,痛痛痛痛痛痛痛。

医生说,这下会有点疼,你的病灶很深入,下面麻药可能没那么多作用。

我了个大擦。

然后就是痛痛痛痛痛痛痛的过了一会儿。

幸好小手术,其实也没那么疼,就是时不时偶尔会有一下擦到麻药不太有作用的地方。然后医生钳了一块肉给我看,开心的说:

“先生,你看,很大吧。现在是因为萎缩了,刚割下来的时候还要大。”

于是我就好像看到了如同芹菜炒肉丝没做好的时候,肉丝糅杂在一团所形成的肉团一样的一坨血淋淋的油肉。当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嗯嗯了几声。

接着就是缝合,其实还是挺疼的,缝了三针,主要过程就是,噗呲,啊,噗呲,啊,噗呲,啊。

最后主任医师一看大事已成,就开心的走了,然后我的主治医师就弄了个轮椅把我交给了护工,说,尽量少走路,下周一复诊换药。然而我并不在意当时他在说什么,只是感觉疼疼疼疼疼疼疼。

在医院躺了两个小时,感觉勉勉强强能动了就和家人一起跑回了家,因为创口很大,内裤也穿不了,只能套一个睡裤每天在家里甩鸟玩。

第一天回来走楼梯是真的要命,那时候麻药也醒了,走一步疼一次,就是感觉重新割了一刀的感觉。第一次觉得家里住五楼真的太蛋疼了。上了楼之后就再也不想动了,直接瘫了一天。

本来只请了一天假期,出院的时候医生很大方的开了两周的假条。我想医生果然没骗我啊,之后的一周,一点点从能走路,到能坐着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当然中途的过程中,最难受的还是拉屎,因为一半屁股无法坐下来只能用手撑起自己的左半边,然后右屁股一起支撑。总之我觉得,我手臂变粗了。

今天是开刀后的第七天了,基本上已经可以走可以坐也不疼了,每天可能可以去拆线。其实现在基本不影响生活了,除了因为还没拆线要贴个纱布穿裤子不方便以及没法洗澡整个人散发着 funny 的味道以外,其他好像都恢复的蛮好的。

只能祝我早日拆线,然后就可以恢复到正常的生活中了。

ps:摊在床上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2016年的一个不成熟的小回顾

今天是 2016 年最后一天,我和家人在普吉岛度假。旅游的主旋律就是上车睡觉下车拍照,不过在异国他乡的旅店里,回顾即将过去的 2016 年,似乎也是挺好的一个体验。

2016年我的主要时间线

1月

我记得跨年那天是在 聚会玩——同科公寓 中度过的。应该是为了上线 《给你生猴子》 这个活动页面,然后后面还和栋栋一起看了一会儿风暴英雄的一个女主播的直播,当时刷了鱼丸,被女主播感谢,两人都有了很大的满足感。放一张当时和喵哥的合影(其实时间是我们拨快了的,哈哈哈)

和喵哥合影

然后比较有趣的事情就是和聚会玩的同事们一同去了长滩岛旅游,记得出发的那天我们照样写了代码到傍晚,才去机场(毕竟红眼航班),放一张那天大飞写代码的照片以及在长滩的合影。我也在长滩拍了婚纱照,得出结论,拍婚纱照是保持婚姻稳定的一个很好的方法,因为太特么麻烦了,你肯定不想经历第二次。

大飞写代码

聚会玩合影-长滩

2月

二月份我觉得最值得一写的就是我配了一个组装机,这台电脑的硬件升级贯穿了我的整个 2016 。可以说是吹响了 2016 攒机的冲锋号。先说一下当时的配置吧。

i7-6700 | GTX-970 | DDR4-2400 16G

就说这么三大件,因为后面主要也是换了这三个家伙。

装机图

二月份也给家里做了不少网线,当时钳水晶头的水平达到了人生巅峰,后面很快掉落,哈哈。

水晶头

另外一个大事情就是开始紧锣密鼓的准备四月底的婚礼,当时二月份搞定了酷酷的请柬,在上面印刷了一个心形曲线的方程。

请柬

工作上,我没记错的话,是差不多完成了对聚会玩整个 Android App 的重构。当时因为人员比较少,就严格按照 Android Clean Architecture 的结构来写,配合 RxJava , Dagger, Retrofit 等轮子,写的还是蛮不错的。感觉是我最近几年写的结构最好的一个 Android App 了。

3月

三月接待了来自北京的飞哥,刚好他来上海出差。然后搞定了一个伴郎也是挺好的。飞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帅,就是眼袋还是一如既往的重。

飞哥

三月聚会玩从同科公寓搬到了东南华庭,办公条件一下子飞跃了起来。当时我兴奋不已,感觉马上可以大干一场,还买了个茶壶。不过后面并没有那么顺利,暂且不说,后续再言。 三月中下旬的时候我开始写起了新产品 喵懂 的 Android 端。可惜最后卡在了 FFmpeg 和 OpenCV 的坑上。虽然大学的时候玩过一点点图形学,但是做应用还是差太远了。倒是 iOS 上面以及有不少成熟方案可以参考,于是乎我便跑去和栋栋一起写起了 Swift ,也算是我蛮特别的一段经历,算是对 iOS 有了个莫名其妙的入门。(虽然后续并没有继续推进,因为我的 Title 其实是前端工程师来着)

当时有一段时间写前端,有一段时间写 iOS ,中间时不时还可能去解决 聚会玩 Android App 的一些小问题,还是蛮有意思的过程。在思路多次切换后,反而原本想不明白的问题有时候也能想明白。这段岁月,我觉得真的很带感,就像是在一个黝黑的地下室里,几个勇士点着蜡烛抹黑前行,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转角是魔王还是宝藏。放一张当时同事们讨论问题的图吧,颇有一点点“硅谷传奇”的味道。

栋栋李攀合影

4月

4月聚会玩这边有了一些结构的变化,来了一些新朋友,走了一些老朋友(其实有一部分是3月就走了),其实也是业务变化了难免。虽然最后产品并没有想象中的发展,但是这段过程却是很值得记录,我记得我那时候拉屎的时候,都在想,应该怎么去设计这个模块,应该如何更低成本的去实现需求从而更快试错。我感觉,这是我作为一个研发的综合素质提升最快的一段时光。

4月 hh 从谷歌离开,前往微信开始他新的征程。我们一起吃了饭,还叫上了一大坨人,欢送了这位去了微信后开发了现在全网最火的“微信小程序“这项功能的大神。没多久后,鞭鞭也离开腾讯前往袋鼠国求学,向着计算机科学家的方向前进。

聚餐合影

而我呢,最大的变化是30号的时候结了婚。全中式的婚礼,非常带感。在 Rain哥,安博,王老板,飞哥和歌之的壮胆下,整体还是充满了欢乐。婚礼留给我的最大印象是累,倒是后面第二天,和夫人一同故地重游了鲁迅故里还是留下了深刻的回忆。

鲁迅故里合影

5月

5月买了本好书《CSS SECRETS》,O总推荐的,确实不错。

CSS SECRETS

5月跑去了杭州聚餐,见到了上一波聚餐没见到的一些群友。

5月买了一台 iPad Pro 配了笔和键盘,然后没多久之后键盘坏了,我又换了罗技的键盘,人生真是蛋疼。不过这台 iPad Pro 就是我正在写这篇博客的设备,现在我已经彻底离不开它了。

iPad Pro

5月开始玩守望先锋,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到现在还在沉迷。

6月

6月养了一只小喵,金吉拉。

喵

但是同时比较忧伤的是,六月从聚会玩离开了,还是因为一些融资的问题,导致待遇无法继续保证。这也是比较遗憾的一个事情,当时我休息了一段时间,每天都在思考人生和工作的意义(其实是一直在打守望先锋)。

接触了一些机会后,想了想最后去了现在的团队。办公室的 View 非常好,当然不是最重要的原因。主要是做的事情我觉得能行,所以才去做。六月的休息,给我最大的感悟是,我这样的人,走的路子就是希望如何把自己的技术变现,更快实现能赚钱的需求才是最重要的。无论多么牛逼的公司,只要目的是赚钱,那么还是要当作一个生意来做,技术也是围绕着生意来做的,如何更好更快的满足市场,抢占用户才是有价值的事情。

新的团队也给了新的挑战,我是一直以来喜欢就单纯的写写代码的工作,但是新团队需要带领一个小小的几人小组一起来做好前端的工作。方向还是我不那么擅长的 PC 端前端。这中间摸索和探索的过程,也有许多值得书写的地方,不过考虑到这是一篇总结性的流水账,就说几点总结吧:

  1. 作为 Leader ,你一定要以身作则,get your hands dirty。你要像金霸王小兔子一样,能够快速填坑,能够激情四射的搞定需求,才会激发出其他同事的热情和你一起做好一些看上去并不那么有趣的需求。

  2. 要有敬畏心,也许你的同事技术能力上或者经验上并不如你,但是不代表他的思路抑或他的想法就是一文不值的。而且很多时候,换个其他人的视角往往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当然,作为“拉雪橇的头狗”你要帮助完善你的同事们提出来的想法,阻挡不合理的方向,一同完善有利的方向。毕竟,一个团队,无论里面的人处于什么位置,其实都只有一个角色,那就是合作者。

  3. 要关注合作者的心态。我一直认为,事情做不做好,心态占一半。就想打守望先锋的时候,你上来喷基本就可以不用玩了。但是就算逆势的时候,大家沟通交流,合理合作,还是有让二追三的翻盘机会。

办公室View

7月

7月的一个小事是开始骑车去地铁站,蹭了副队长的车,认识了楼下修车的大爷,经常问大爷借打气筒。大爷和大妈看上去感情很好,我希望我这个年龄的时候感情也能很好。

修车大爷

8月

8月因为沉迷守望先锋,买了个 144hz 的显示器,然后愉快的发现自己枪法稍微准了一点点,但是依然很菜。

8月还换掉了键鼠套装,换成了 G502 和 G701+ 。似乎在那台台式机上花的钱又莫名其妙多了不少。

144显示器

8月折腾了 React 前后端同构,上线了一个前后端同构的项目,到目前为止,体验和各方面都还不错。

9月

9月继续沉迷守望先锋,然后发现 144hz 显示器还是应该配合一个更好的显卡,于是就入了 华硕败家国度的 1080.

1080显卡

9月川儿、阿东和栋栋来到了我所在的团队工作,感觉老同事又聚集在一起也是蛮不错的,于是便一同聚了餐。

宝莱纳聚餐

10月

10月是国庆节,去给 Shine 当了伴郎,具体可以看之前的文章。

看了老罗的相声,二话不说给我爸买了 M1L,感觉特别好用。

老罗发布会合影

11月

11月迷上了《海豹漫画》,感觉萌萌哒。

因为普通,所以炫酷

双十一剁手了个投影仪,丢在绍兴没事看看片,蛮好用。还剁手了一个 2DS ,肝了一个月把逆转和口袋妖怪月亮给通关+全图鉴了。

口袋妖怪全图鉴

12月

12月没啥大事,就是屁股上长了个囊肿,然后做了一次 MRI 。感觉核磁共振就是炫酷,也算是非同凡响的体验。

头发足够长了,可以扎一个小辫子。

辫子

然后因为俊逸酱需要一个 i7-6700 的 CPU ,于是我就把我那个卖给了他,然后加钱买了个 i7-7700k。感觉自己的台式机已经性能爆炸了。

i7-7700k

我特别无聊的特地装了个鲁大师跑了个分(据说和我的杀马特发型特别配)

跑分

栋栋离开了我这边的团队,去攀总那里做大数据了,祝他一路顺利。

在12月底也就是现在,我和家人一起跑来了普吉岛度假,旅途的路上看了几集真人秀《卧底老板》,觉得蛮有意思。

先就写那么多吧,大家新年快乐。

Linode 切换内核启用 BBR 简单教程

网上关于 VPS 开启 BBR 算法的教程已经很多了,只是 Linode 有点不一样,所以单独记录一下。

关于 BBR 是个毛,可以戳这个

TL;DR: 第一步点这里第二步点这里

第一步允许 Linode 使用第三方内核

Linode 自己的内核都有点奇奇怪怪的,所以首先你要按照这篇教程 把你 Linode 的内核切换到自己 Linux 发行版提供的。简而言之就是这么几步。

  1. 安装 Grub2

  2. 配置 Grub2

  3. 更新 Grub2

  4. 去后台把 VPS 启动设置里的 Kernel 选择成 Grub2

第二步,更换新内核并配置

这一步教程就按照普通的教程装就好了,我个人推荐这篇教程

简而言之就是:

  1. 下载内核
  2. 安装内核
  3. 更新 Grub2 配置
  4. 重启
  5. 配置 sysctl

大概就是如此。

节后小记

刚刚过完了国庆长假。一点都没有休息了的感觉。之后是连续七天的工作,感觉有点无奈。

国庆前两天,Shine 同学结婚了,去当了一发伴郎,蛮开心。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大学基友们,总之还是很棒的。

伴郎合影

Shine 同学终于从大美帝学成归来,娶妻安家,也算个美好的里程碑了。之后会是谁呢,期待一个。

二号晚上,偏头痛的网线工程师栋栋来我家借宿,顺便给我做了两根网线:橙白橙绿白蓝蓝白绿棕白棕……第二天三号,我们一起去参加明超大神的婚礼,在上虞。明超大神家的自建别墅真的吊炸天,一个字形容,巨,两个字形容,巨大,三个字形容,壕巨大。

婚宴上遇到了李攀夫妇,然后听说他们需要找个地方借宿一宿,于是就把他们也带回了绍兴。当天下午到处晃悠了一发。走了不少路,又在标志性的鲁迅故里前合影了一发(为什么永远是鲁迅故里)。

合影

晚上的时候聊了很多创业,工作,rework,remote的事情。我想,大概还是要想办法在工作中找到乐趣才能做出好玩的东西。另外就是,不要犹豫,有想法就去做,人生苦短,不要放弃自己。睡前把之前换下来的 970 和另外一些零零碎碎的配件租了一台新电脑,i5 b150 970 16G 256SSD 1THDD 塞到乔思伯一个透明机箱里,这样就算回绍兴的时候也能打打游戏,虽然没有 144hz 的显示器,玩玩还是没问题的。

第二天四号送走了李攀夫妇后,在家宅了半天后跑去车总家里看他女儿。途中遇到高中同学俞总也在,于是欢快的交流了一下攒机的经验,把俞总计划的配置略作了修改,性能上升一发,省了300块钱,感觉自己深藏功与名。

晚上帮车总代打了一发定级赛,打完的时候都凌晨了,最后定级2498,差两分白金,看来我就是2500鱼塘水平,稳定发挥啊。

2498

五号下午就跑去了杭州。住了个民宿,跑去三哥的饭店吃了个饭,蛮好吃的老土灶鱼舍 强裂推荐一把,报我名字,并不能免单,但是可能会有惊喜。

老土灶鱼舍

六号就是瞎逛了,跑去灵隐陪夫人去拜拜,反正她特别虔诚的到处拜来拜去,我就是浮光掠影的看看各种菩萨雕像的神态。逛完后发现时间还多就跑去海底捞吃了个火锅,然后上车滚回上海去鸟。

杭州海底捞

七号就是彻底的放松休息日了。夫人的闺蜜跑来家里请教装潢相关的问题顺便玩猫,于是我也愉快的给猫洗了个澡,洗完后觉得喵的颜值有所上升就给他拍了一组照片。可以去 500px 查看。下面也随便放几张:

喵 喵 喵 喵 喵

啊,假期就这样结束了,上班上班。

夫人最近旅游去了

如题,夫人最近去四川旅游了。感觉各种不习惯。

打游戏都不带感了,专注度下降许多。

晚上睡觉睡不好,也是不适。

所以,旅游真的是万恶之源啊。

什么?为什么我不去?没办法,我要赚钱买显卡啊。

对了,最近买了华硕信仰套装,败家国度的 1080 加 144hz 的显示器。

感觉爽爽的。

然而,夫人还要好几天才回来,没法和她炫耀了。虽然她也并看不懂有什么变化。

嘿,真是蛋疼的一周。

日子过的就像是小鸡鸡被弹了之后的茫然

年幼时期的小 p 孩总是喜欢玩弹鸡鸡的游戏。弹了之后,瞬间疼痛由下至上,遍历全身,大脑会在短时间内失去相应,然后再恢复过来,嗷嗷大叫。

我的近况

其实最近的日子过的挺不错的。虽然忙碌一点,但是基本上都蛮稳妥。上班,干活,下班,打守望先锋。感觉都快成为一个中年人了。不过,比较开心的是,技术在稳定的进步,不管是写代码还是打游戏。

猫的近况

前几天,猫跳了个楼。大抵是好奇心太旺盛了,从五楼飞跃而下。找了一晚上,没找到,所幸的是第二天找到了,伤了。万幸伤的不重,住院几天基本康复的七七八八。这两天又欢腾起来,开始每天和我搏斗。

心态

其实最近心态常常爆炸,与其说爆炸,不如更像是茫然。总是走着走着,突然觉得索然无味,就像小鸡鸡时不时被弹了一下一样。有时候想想,可能就是没找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去做的关系。不过最近发现了自己的一个兴趣,就是折腾台式机,但挺费钱,所以也只能偶尔玩一把,聊以自慰。

杂乱

结完婚,生活就处于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有时候感觉自己都快成一个观察者了。然后看其他人一个个在走自己走过的坑也是一种乐趣。突然觉得,等到ex们都结婚了,也就是真的年老色衰步入中年了罢。转念一想,我是不是加速了好多人的“中年化”,嘿。

哦,对了,最近买了个 144hz 刷新率的显示器,打游戏爽多了。就差一块1080了,虽然现在手头的 970 还是挺好用的,但是心里总想要更高更快更强的显卡,这大抵也是一种奥运精神,哈哈哈。

诶,可惜没啥钱可以折腾,罢了。

夜深人静瞎说话

近况

是的,又一次离职了。原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前的状态。离职到现在也有了大半个月了,思考了很多问题,写一写也算是对自己一个记录。
其实一开始是想写一篇关于之前一份工作的得失体会感悟的文章。后来想想这些东西写出来太虚,都是一写狗屎一样的套话,没啥意思。做得好的是人都看得到,做不好的原因也很容易发现,其实道理都懂,就像打守望先锋做不做的好那就还是要看每个人在团队中的意识以及一些运气。 工作,除去经济原因,于我来说,关键还是在于成就感。我希望在做的事情还是实实在在的手艺活,我的情商算是低到爆表的,我夫人也一直这么评价我。但我觉得,情商这种东西,如果把弄一些虚噱头来算作高情商的话,那不要也罢。所以,我这样的人,大抵是希望做一点实实在在的事情的。
工作就谈到这里,其实我并没有太多经验可以分享。最近的一个小事情倒是让我有所感想,大概就是说有个人写了个文章写自己如何三年时间从研发变成 CTO 的,于是乎一群开发同行就看不下去了,一阵阵冷嘲热讽。说对方技术不行啊,说对方自我膨胀啊。我倒是觉得,技术是没有顶的一个事情,但是 CTO 并不是说你非要把技术练的天下无敌才能做的岗位,关键还是给团队能带来多大的效能和利益。其实有人能给三年做到 CTO 这某总角度来说也是一个好事,说明我们这个行业非常开放啊,不会因为论资排辈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导致限制人才,也是挺好的。

深夜胡思

写这个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其实本来已经昏昏欲睡,突然翻看了通讯录,发现了许多记忆中的名字。其实还是挺怀念大学时代的,能够专注的去折腾一些东西也是非常有趣的过程。 其实社交工具是个很有趣的东西,上面你可以看到你记忆中的人,一点点变成你完全不熟悉的存在,也算是一个有趣的变化吧。有的人变成你觉得牛逼到爆炸,有的人变的让你觉得简直不想承认认识过他,不过并不重要,因为他们其实都与你无关了。

打游戏

最近一直痴迷于打游戏,大概是寻找一点成就感,就这样,先写到这里罢。

键盘侠和喷子

每个时代都应该有喷子,不过科技降低了他们的成本而已。

养了只喵

缘由

在公司天天和几个猫打交道,突然觉得自己也可以养一个。之前在亲戚家看到金吉拉不错,老婆也挺喜欢,就让老婆去买了一只回来。刚抱回来的时候,长这样:

安家

本来打算养在绍兴的,毕竟绍兴地方大一点,喵可以随便乱跑没啥关系。后来想想在绍兴太久看不到养不养也没啥区别了,还是养在身边了,就把阳台改造了下,让他安顿下来了。哦对了,是一只小公猫,一开始猫窝没到,就拿宠物店的笼子垫了毛巾当个临时住处了。

起名字

起名字是个麻烦的事情,原来打算叫:

我擦嘞霸气侧漏挡不住飞哥温柔感动全球王老板黑黑帅帅么么哒 Java 大法好一颗赛艇 +1s 小公举

还特地买了个手机壳配套使用

后来想想估计喵记不住,想了想还是叫个简单点的名字,于是就起名叫 Medivh 。 没错非常中二的和麦迪文同名,当然了,中文名肯定不是麦迪文了,太拗口了,中文名叫做麦爹,小名叫麦麦

可以,这很屁股

起完名字后,麦爹如此看着我:(图歪了,治疗颈椎病)

嗯,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年轻人还是要多尝试不一样的生活,比如养个猫什么的,然后一起前往多拉多。

快速找到 Git 切分分支的提交记录

今天和 mingchaoyan 大神聊到一个问题,问题描述如下:

我有个 branch 分支,是从 master 分出来的,但是年代久远,几千个 commit 过去了,我想快速找到我从 master 切出来的点,怎么办?

我的第一个想法是,用 tig 来完成这个事情。不过如果直接用 tig 一行行看显然太蛋疼了。这时候大神给我发来一个命令:

git log master..branch —oneline | tail -1  

cool,忘了可以这样区间提交纪录了。这样你会得到 branch 分支的第一个提交,然后你就可以找到你要的点了。

当然,换成 tig 的话会更加方便,可以使用如下命令:

tig master..branch  

然后点一下键盘上的 End 按钮,完事。